第317章 批地

分。馮秘書覺得自己小心臟跳的撲通撲通的。想起父親跟自己的談話,她是絕對不能在這裡談戀愛。可是好想跟江陽談戀愛,怎麼辦?接收到馮秘書那個幽怨的眼神,江陽有點兒納悶兒,這個女人這是啥眼神啊?一開始像是狼一樣想要生吞活剝自己,可是現在好像又像是怨婦一樣。江陽打了個寒戰。一天的工作結束,李科長坐在食堂裡。這會兒翹著二郎腿,喝著茶水,一臉的心滿意足。一整天工作下來,他才發覺這個趙大成非常厲害。甚至他在旁邊監...-

兩天之後,大隊部終於召開全村的村民大會。

提心吊膽的村民其實一大早就得到訊息了,聽說江陽和江春生在大隊部裡發生了激烈的爭吵。

倆人吵的聲音都快把房頂掀翻了。

所有的村民都知道江陽為了他們,大傢夥兒簡直把生產隊長得罪了個夠夠的。

不少人心裡有些愧疚,人家江陽江家人當初在村兒裡又冇有得了村裡多少好處。

雖然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街坊鄰居的。

可是那會兒江陽是個窩囊廢。

全村誰能看得起江陽?

冇人少背後喊江陽就是個窩囊廢,是個吃軟飯的。

那會兒多少人嘲笑江家父母覺得生了這麼一個冇出息的兒子,江家算是真的絕戶。

誰能想到這個江陽人家不吭不哈,這麼有本事。

起碼蘑菇大棚彆的村子冇弄出來吧,就他們村兒弄出來了。

這掙的錢可是給大傢夥兒掙的,人家又冇揣自己腰包。

以前跟江家相處的好的這一陣更是親熱。

而那些原本跟江家八竿子打不著的,這會兒見了江家的人,那都是熱情非常,而且畢恭畢敬。

所以這村民大會一召開隊長讓江陽講話的時候,眾人是一點兒都冇反駁。

其實村民大會就是把這一次的蘑菇大棚重新進行規劃。

主要是上一次投錢的人很少,如果真的隻有少數幾部個人致富,恐怕村子裡首先就得亂了。

而且後續真的是要增大產量,所以他們村兒特意要拿出一塊地建蘑菇種植基地。

這事兒不用說,村民全票通過。

這塊地是村民通過的,所以他們直接打報告到縣裡麵,隻要簽字批準,基本上這事兒就冇啥問題。

當然後續的就是建這蘑菇大棚。

這一次投入比較大,所以家家戶戶要想分蘑菇大棚的錢,就得有投入。

這筆投入分派到每家每戶,大概是5塊錢左右。

這和上一次的一塊錢完全不一樣,上一次說一塊錢的時候,大家都恨不得趕緊轉身就走。

可是這一次五塊錢居然每家每戶都冇有任何一個反對的聲音。

全票通過,並且江陽還親自確認了他們建設蘑菇大部分投入之後要有專門的蘑菇大棚人員。

所以這些人員自然是屬於從村裡抽調。

要進行考覈,決不允許走後門。

優先年輕人有文化的,而且要經過兩個月試用期,如果兩個月之內冇有遵守規章製度,違反規章製度,那麼是要被開除的。

隻要過了試用期成為蘑菇大棚的正式員工,那麼工資是按照蘑菇大棚現行的工資標準來給的。

試用期則減半。

又等等說了一係列規矩,如果說以前人們可能覺得這規矩太不合理。

可是現在的人們光看到蘑菇大棚掙錢,這會兒誰還在意這些規矩不規矩的。

隻要能守規矩,能有錢,誰不樂意守規矩?

同時確立了江春和大姐夫成為蘑菇種植大棚的管理者也就是經理。

並且江春是經理,大姐夫是技術員。

所有的種植技術全部都被大姐夫掌握在手裡,並且還有他們現在培養的人員。

眾人自然是同意有人家江春和他姐夫在,肯定江陽不會有啥私心。

全票通過決議,這件事告一段落,村子的人們各回各家。

接下來的日子,村子裡立刻忙碌起來,因為交了錢,簽字按手印,又簽了合同。

錢到位,他們村子裡又開始往縣裡跑地皮的事情。

大棚裡自然是又吸納了一些新的村裡的年輕人。

經過考覈整改,一些年輕人加入了蘑菇大棚種植,藉著這次機會培養新的人才。

這些事情自然是江春和大姐夫去做,而江陽這會兒陪著江春生直接跑到了縣裡麵去批地皮。

同時也準備問問自己的事兒。

可是冇想到連廠裡的大門都冇進去,江陽看著物是人非的機械廠,不由得搖搖頭。

自己隻不過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小廚子。

如果真的跟機械廠食堂冇緣分,他倒是並不傷心。

不過就是覺得自己當初為了這份工作也是付出了一腔心血。

不過也是藉著機械廠這份工作,自己纔有了今天的自己。

跟著江春生直接到了縣委大院。來縣委大院審批工作的太多了,不光是審批工作有批地的,就有要錢的,還有要救濟款救濟糧的。

每年到了這個時候是縣裡的工作最忙的時候,周圍的幾十個村子生產隊長基本上都會到縣委大院兒來跑。

收成收割結束,那麼就麵臨的是村子裡的實際情況。

糧食收割完之後,留下的糧食的缺口不足以給眾村民,就得找縣裡來幫忙。

還有一些受災的村子等等的問題,總之縣裡麵也是頭疼,這會兒所有人都聚集在院子當中。

得一個一個乾部處理完了才能把他們叫進去。

他們來的晚,一看這架勢,今天排到晚上都不一定能排上。

江春生到是熟門熟路,拉著江陽在隊伍的後麵。

直接蹲在那裡抽菸卷兒,反正這會兒排著也冇他們的戲。

就在這時隻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江陽,你怎麼在這兒呀?”

江陽一抬頭,立刻看到劉偉。

這可是自己的老熟人,他來縣委大院兒,冇想著來走後門,畢竟他們這個事兒用不著走後門兒,何必還欠這份人情。

“哎呦,劉秘書。”

“我陪著我們生產隊長過來辦點事。”

劉偉給了江陽一個白眼兒,

“用我的時候就是劉偉,這會兒就變成劉秘書。你可真行。

過河拆橋這種事情你倒是辦的挺溜。”

江春生早就已經站了起來,眼前這個人他當然知道這是縣長的秘書劉秘書。

跟他這種底下的生產隊長根本冇有交集。

每一次來都知道裡麵的那些領導見到劉秘書都得恭恭敬敬,誰知道劉偉居然和江陽交情這麼好。

“劉秘書,這麼多人我這不是為了表示尊重。”

“滾滾滾,跟我還來這套。”

劉偉聽說江陽的事情,不過這種事情他根本不在意,江陽這廚子本來就做不長。

以陸家的本事,隻要江陽一開口,江陽到省裡去開個車,當個秘書啥的,也不是難事兒。

江陽這小子腦子又活,要是真的到了省裡,說不準比自己還升的快。

“來辦啥事兒?跟我走吧。”-擇,也不是一上來就會提拔他們。”小王想了想,一咬牙說出了幾個名字,這幾個都是邊緣人物,當然都是被馬城還有徐建斌打擊過的人物。總之這些被扔到邊緣的人物冇背景,乾活兒也踏實,就屬於那種乾活兒出力還不討好,冇人喜歡的那種。江陽看了看上麵的名單,小王一共給他推薦了三個人。小王顯然是個老實人,推薦的這三個人應該是兩男一女。光看名字看不出來什麼,而且他在醫院的時候也冇有見過這三個人。這三個人一個在投資部,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