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賜的緣分

沒有你這樣的兒,你給我滾!”七八糟的東西,劈頭蓋臉的砸在的上。“不,我沒迎…我沒迎…”睡夢中,葉星北不住的搖晃腦袋,額上沁出細的汗珠。“士們、先生們,飛機即將落地,請您回去指定的座位……”耳邊響起空乘姐甜的聲音。葉星北猛的坐起,了把額上的汗。出爾反爾的白夢鸞……被強行塞進懷裏的寶寶……不聽解釋,將打出家門的江家人。輕輕籲了口氣,歪頭看向機窗外。江城。闊別五年之久江城……回來了。*二十分鍾後,葉星北...“北北,求求你,我隻是買你一顆卵子而已,對你不會有任何影響,我真的很需要一個孩子!”

“可是,你用我的卵子,生下的不是我的孩子嗎?”

“當然不是!雖然是你的卵子,但會植我的中,在我的腹中孕育,生下來,自然是我的孩子。”

“不、不是這樣的,在你的腹中孕育,那也是我的孩子,和我有緣關係,和你沒有!……對不起,我真的無法接,抱歉,白姐姐,你還是去找別人吧……”

……

“唔……”

睡夢中,葉星北不安的皺眉,眼睫幾下,睜開眼睛。

真奇怪。

又夢到這些事了。

明明清醒的時候,已經很久沒記起這件事了。

畢竟,當初並沒有答應白夢鸞買卵子的要求。

額頭,翻了個,又睡了過去。

“北北,相信我,寶寶真的是你的孩子!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不能讓我的未婚夫知道我生過孩子,你快抱他走,他是你的孩子,與我無關!”

“不,白姐姐,你搞錯了,這不是我的孩子,當初我拒絕你了,沒有給你卵子。”

……

“葉星北,你怎麽這麽不要臉,年紀就和男人鬼混,還生了個野種,我們江家沒有你這樣的兒,你給我滾!”

七八糟的東西,劈頭蓋臉的砸在的上。

“不,我沒迎…我沒迎…”

睡夢中,葉星北不住的搖晃腦袋,額上沁出細的汗珠。

“士們、先生們,飛機即將落地,請您回去指定的座位……”

耳邊響起空乘姐甜的聲音。

葉星北猛的坐起,了把額上的汗。

出爾反爾的白夢鸞……被強行塞進懷裏的寶寶……不聽解釋,將打出家門的江家人。

輕輕籲了口氣,歪頭看向機窗外。

江城。

闊別五年之久江城……回來了。

二十分鍾後,葉星北走出機場。

臉上戴著寬大的墨鏡,掌大的臉兒被墨鏡遮了幾乎一半兒。

上白襯,下黑短,外套米長款風,出一雙筆直雪白的長。

無論是值還是材打扮,都讓機場等饒人們眼前一亮。

尤其,後還跟了三個高大俊朗的西裝大漢,一個推著行李車,另兩個跟其後,隨護左右。

五年沒見,等在圍欄外的江思悠還是一眼認出了葉星北。

看到葉星北一出現就吸引了在場所有饒目,江思悠心上酸灼的像是被潑了一桶硫酸,五髒六腑都被嫉火燒的灼痛。

五年沒見,葉星北出落的更加麗人,即便以最嚴苛的目挑剔,也找不出一一毫的瑕疵,生生將也很漂亮的比了下去。

可是,那又怎樣?

江思悠咬了咬牙,心中恨恨的想,葉星北再怎麽漂亮,也逃不過即將為一個寡婦的命運!

而且,葉星北要嫁的人,是顧家太子爺兒。

嫁了別人,死了丈夫還能再嫁。

嫁了顧家人,丈夫死了,就隻能當一輩子寡婦!

想到不久的將來,就可以看到一個披麻戴孝,哭喪著臉,一輩子守寡的葉星北,江思悠心中恨意稍散,角勾起幾分笑意,住即將從前走過去的葉星北,“北北,你回來了?我等你好久了!”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葉星北停住腳步,扭頭看去。

那是……江思悠?

五年沒見,江思悠幾乎沒什麽改變,嫵的卷發,古典的鵝蛋臉,還有臉上甜卻虛偽的笑容。

葉星北盯著江思悠看了片刻,朝江思悠走過去,“你怎麽在這兒?”

江思悠對葉星北毫不客氣的語氣很不滿。

可是,即便葉星北就要做寡婦了,那也是顧家的寡婦,得罪不得。

於是,臉上揚起更加甜的笑容,“北北,知道你今回來,爸媽特意讓我來接你回家。我們還是趕上車吧,不要誤了見爺爺最後一麵。”

葉星北被江思悠強行拖上車。

車上,暗香浮。

很奇怪,葉星北在飛機上睡了一路,在車上坐了一會兒,竟又昏昏沉沉睡著了。

等再醒來時,發現自己睡在一張陌生的床上,邊還躺著一個陌生的男人。

葉星北的睡意頓時被驚的一幹二淨,猛的從床上坐起,瞪大眼睛看向睡在邊的男人,以為在做夢。

男人似有所覺,睜開眼睛。

明明是初醒,他眼中銳利的鋒芒卻如利劍一般,讓人不敢直視。

“你是誰?”男人坐起,冷冷問。

葉星北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疼!

不是做夢!

想起昏睡前所發生的事,氣的哆嗦。

被江思悠給算計了!

被毀去了守了二十一年的清白!

江思悠,絕對不會放過!

葉星北氣江思悠的毒,氣自己的愚蠢,氣的渾打,不出話。

“回答我的問題!”男人見不話,猛的攫住的下頜,目更加冰冷,“人,,你是誰,誰派你來的?”

“放開我!”葉星北猛的打落他的手,憤憤質問:“我還要問你,你是誰?誰派你來的?為什麽……為什麽……”

男人盯著,瞇了瞇眼。

他不得不承認,眼前這個人,是人間絕。

曾有許多人用討好過他,但眼前這個孩兒這樣的,還是獨此一份。

不得不,這世上很多事都是要看臉的,長的漂亮的人,總是容易被原諒。

而且,他好像認出是誰了。的孩子。”“不、不是這樣的,在你的腹中孕育,那也是我的孩子,和我有緣關係,和你沒有!……對不起,我真的無法接,抱歉,白姐姐,你還是去找別人吧……”……“唔……”睡夢中,葉星北不安的皺眉,眼睫幾下,睜開眼睛。真奇怪。又夢到這些事了。明明清醒的時候,已經很久沒記起這件事了。畢竟,當初並沒有答應白夢鸞買卵子的要求。額頭,翻了個,又睡了過去。“北北,相信我,寶寶真的是你的孩子!我馬上就要結婚了,我不能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