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逃荒大部隊

姐怕是會被那難民給打死的。黃亦誠瞧著自家大姐這般,心中忍不住嘀咕的道‘莫不是大姐給人打傻了不了。’“大姐不痛,好多了,四弟你吃.......。”黃亦雲接過四弟遞過來的碗,隨口這般的一問,黃亦雲反應過來。昨兒,自己明明是在睡夢當中,醒來之後,頭疼裂,腦海之中,傳來一陣陣的畫麵,接了這十三年的記憶。這個家,十分的窮,不對,應該是,這個時代,十分的艱苦和混的時候。原原本是一個普通農家孩,名黃亦雲,年十三...“大姐,你好些了嗎?該吃飯了。”一個頭發枯黃,麵如菜,頭大,,眼睛黑亮的蘿卜頭端著一個碗,遞黃亦雲跟前道。

黃亦誠見大姐一不的坐在那兒出神,想到自家大姐昨日出去找糧食吃的時候,在一荒廢的旱田裏頭,尋到一瘦的番薯後,被其他逃荒的難民給發現了。

那逃荒的難民為了搶奪大姐挖到的番薯,大姐被那難民給打破了頭,幸好叔發現的早,給打退了那難民,不然的話,大姐怕是會被那難民給打死的。

黃亦誠瞧著自家大姐這般,心中忍不住嘀咕的道‘莫不是大姐給人打傻了不了。’

“大姐不痛,好多了,四弟你吃.......。”黃亦雲接過四弟遞過來的碗,隨口這般的一問,黃亦雲反應過來。

昨兒,自己明明是在睡夢當中,醒來之後,頭疼裂,腦海之中,傳來一陣陣的畫麵,接了這十三年的記憶。

這個家,十分的窮,不對,應該是,這個時代,十分的艱苦和混的時候。

原原本是一個普通農家孩,名黃亦雲,年十三歲。

永元三十七年,廣雲府、千同府、雲華府三府,自從兩年之前,一直不下雨,鬧上了旱災,顆粒無收,接著兩年都旱災,地種不了,收不上糧食上來,還要田地賦稅。

旱災鬧上了,加上貪吞沒了朝廷發放下來的糧食後,三府之中的人,沒有糧食果腹後,各自往其他府城逃荒去了。

原一家子就是逃荒的難民,離開家鄉有一段時間了。

加上逐漸秋之後,氣漸漸的越來越冷了,萬都凋謝了,能夠尋到的食已經越來越了,人善本惡,難民被做流寇,搶奪難民的糧食,甚至,開始出現了人吃孩的局麵了。

三日之前,原一家子遇到一夥流寇。

原的爺爺和爹爹充當餌,引開流寇給原一家子逃命的機會,和爺爺、爹爹失散了。

原一家子一路逃至這荒廢的村莊之中,直到一日前,原出去尋找食的時候,在一荒地裏頭,發現了一塊番薯,被同是逃難到簇的難民發現了。

那難民強搶原所得的那番薯,原自然不肯,被那難民打破了腦袋,昏迷了過去,直至被同是黃亦雲給穿越了過來。

原臨死之前,都不肯鬆開自己所翻到的那塊番薯。

因為知道,每一塊食,都是自己一家子活下去的希。

糧食等於一家饒命,打死可以,但是尋到的食不能丟,這是家人活下去的希。

黃亦雲深深的被原這護家饒所震撼了。

自己穿越之前,時候父母出了意外雙亡,從是爺爺帶大的,直到兩年之前,爺爺相繼離世,自己也了無牽掛了。

或許老爺可憐自己前世沒有父母兄弟姐妹親饒溫暖,今生穿越來補償自己。的人,沒有糧食果腹後,各自往其他府城逃荒去了。原一家子就是逃荒的難民,離開家鄉有一段時間了。加上逐漸秋之後,氣漸漸的越來越冷了,萬都凋謝了,能夠尋到的食已經越來越了,人善本惡,難民被做流寇,搶奪難民的糧食,甚至,開始出現了人吃孩的局麵了。三日之前,原一家子遇到一夥流寇。原的爺爺和爹爹充當餌,引開流寇給原一家子逃命的機會,和爺爺、爹爹失散了。原一家子一路逃至這荒廢的村莊之中,直到一日前,原出去尋找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