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交出我的孩子

開始迷糊,雙眼半合,口中不斷髮出,跟著他的律而扭擺著。一聲尖銳的尖聲在臥室裡響起,接著魏小純眼前一黑暈了過去。儘管沒盡興,宮倒也沒了心繼續玩,從退出,大手抓起浴巾隨手圍在腰間。“來人,把帶下去。”人坐在了沙發上,宮沒有爲蓋上被子。很快,幾名傭推門進來,他們不敢擡頭看一眼不遠的宮,從頭到尾把注意力放在魏小純上,瞥見上的青青紫紫和歡後留下的痕跡,先是解開用緞帶綁住的雙手,的傭用睡袍將遮住,把扶下牀送出...夜深沉,城堡裡一片寂靜,窗外是一新月。

歐式格調的臥室裡,一張復古的大圓牀上,孩的雙手被一條水藍的緞帶繃住固定在頭頂上方。

“我說了,我沒有給你生過孩子。”的息變得重。

在上方的男人似乎沒有罷休的意思,雙手扶著孩的纖腰,又是沉腰一,鷹隼的目盯著。“撒謊是要付出代價的,說,你當年給我生的孩子在哪裡?”

魏小純痛的直哭泣,搖晃著小腦袋,沉不住裡初次帶來的強烈歡愉,導致出現輕的現象。

“什麼孩子,什麼給你生的?我都說了本不認識你。”這可惡的臭男人佔盡便宜還口噴人。

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

宮大掌扼住魏小純的咽,“小東西,你在罵我?”

不敢吭聲,也不敢與他對上視線,生怕一時激又會破口大罵。

這該死的孩子到底是什麼鬼?不過是來英國做一年的換生,等一年過後就回s市,誰知道在上學的路上半途被人綁架,抓來被關了一星期,這男人每天都在質問三年前給他生的那個孩子在哪裡?

開什麼玩笑,魏小純雖然不是老八,可好歹也是清清白白的孩子,都沒談一個,上哪兒生個孩子出來,說話怎麼也要帶點邏輯思維。

汗水流淌過魏小純如白玉般無暇的軀,宮的激烈索取讓絕的閉上眼,小手揪著下的牀單。

“不……你慢一點。”拱起子,出優的脖子曲線。

越來越熱,在宮惡意的侵襲下,一陣又一陣的熱浪怎麼也承不住的在被激發出來。

他滾燙的脣印在漂亮的鎖骨上,“小東西,既然你口口聲聲不承認爲我生過孩子,那不妨再爲我生一個。”

被宮在下的魏小純意識開始迷糊,雙眼半合,口中不斷髮出,跟著他的律而扭擺著。

一聲尖銳的尖聲在臥室裡響起,接著魏小純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儘管沒盡興,宮倒也沒了心繼續玩,從退出,大手抓起浴巾隨手圍在腰間。

“來人,把帶下去。”人坐在了沙發上,宮沒有爲蓋上被子。

很快,幾名傭推門進來,他們不敢擡頭看一眼不遠的宮,從頭到尾把注意力放在魏小純上,瞥見上的青青紫紫和歡後留下的痕跡,先是解開用緞帶綁住的雙手,的傭用睡袍將遮住,把扶下牀送出了臥室。

爺有個不變的規矩,從來不讓人在房裡過夜,無一例外。

隻是,像魏小純這般清純的孩子,宮是從來不的,他討厭麻煩,尤其是子都不會,而見到像是著了魔,不僅是了,還索求無度。

貪這四個字在他宮上素來不會出現,上魏小純他激的像個初沾雨的頭小子,那丫頭哪來那麼大的魅力?

頂多算是清純佳人,長得還算清麗可人,談不上漂亮,豔,但他就是沉淪在的清甜滋味中不可自拔。

“該死的……”低咒一聲宮煩躁的用手捋了一下頭髮。

起朝著浴室的方向走去,待會兒他還得出一趟公司主持專案開發案。

被傭扶到地下室的魏小純,像一隻破布娃娃般被丟棄在單人牀上,地下室沒有臥室來的暖和,上隻穿著一件睡袍,裡麵什麼都沒有穿,難免凍的瑟瑟發抖。

可惡的男人,發誓一定要逃,這是非法錮,是犯法的。

躺在小牀上,魏小純並沒有絕,決定看準時機,找準機會就逃跑,去他的孩子,見鬼的孩子。

至於剛纔的那場歡就當被狗給咬了。

在那一晚見過宮之後,魏小純已經一星期沒有見到他了,這期間除了傭人來送飯之外,沒有人靠近地下室。

“喂……吃飯了。”傭不客氣的朝冷喝。

坐在小牀邊的魏小純撲向傭,眼疾手快的奪走了餐盤上的餐刀,把刀子架在脖子上。

“讓開……”大聲怒吼,五指握著西餐刀要挾。

可以在語言上對魏小純不客氣,並且給予最差的待遇,可是拿著刀子架在脖子上,要是弄傷了子,傭怕承擔不起這個責任,而且宮的脾氣整個城堡裡的人都很清楚。

他是高貴的神祗,威嚴的帝王,掌控局勢的撒旦之神。

“別傷了自己,有話好好說。”傭慢慢地放下雙手試圖安魏小純激的緒。

趁間保持清醒的頭腦,冷靜地一步步向前走,逃出地下室後找準大門的方向,健步如飛的衝出了城堡。

夜深沉,古堡的庭院裡一團較小的黑影在月下移。

“在那裡,可別讓跑了,爺就要回來了。”後的保鏢代同伴要較快速度追上。

閉著雙眼,魏小純拚命的向前奔跑著,耳邊是呼嘯而過的疾風,烏亮的馬尾辮在跑中起一個又一個漂亮的圓弧。

“該死的,這羣人怎麼就聽不懂人話呢?非要追著不可。”

魏小純喃喃低語著,狂跑中心跳如打鼓,“咚咚”作響。

“呃……”突然,撞上了一堵牆。

好痛,這一撞腦袋嗡嗡作響。

到一冷冽的氣息包圍著魏小純,慢悠悠地擡起小腦袋,一擡頭就對上了鷙的目,正前方有個高大的男子正凝視著。

天……好俊的男子,拔直立的子大概有185公分吧?其實仔細一看,他的五用豔來形容也不過分,那毫不影響男的魅力,抿的薄脣,線條繃的直直的;脣瓣薄厚適中,都說薄脣的男人一般薄;劍眉深目,筆的鼻樑。

都什麼時候,居然還有心欣賞男子,魏小純回過神來的時候,後的保鏢已經追到了。

“爺,這丫頭企圖逃跑。”保鏢瞪著魏小純向眼前的男人恭敬的做著稟報。

宮一張絕的俊臉繃著,周散發著強烈的冷意。

困難的吞嚥一口口水,魏小純纔想起來,他就是那天侵犯的那個可惡的臭男人。

不顧有人在場,宮微微傾將魏小純攔腰抱起,慌了,一週前和他在圓牀的回憶如湧來,嚇的大聲喊了起來。“你放開我,放我下來……”

“休想……”回答的是男人冷傲且囂張的冷語。,都沒談一個,上哪兒生個孩子出來,說話怎麼也要帶點邏輯思維。汗水流淌過魏小純如白玉般無暇的軀,宮的激烈索取讓絕的閉上眼,小手揪著下的牀單。“不……你慢一點。”拱起子,出優的脖子曲線。越來越熱,在宮惡意的侵襲下,一陣又一陣的熱浪怎麼也承不住的在被激發出來。他滾燙的脣印在漂亮的鎖骨上,“小東西,既然你口口聲聲不承認爲我生過孩子,那不妨再爲我生一個。”被宮在下的魏小純意識開始迷糊,雙眼半合,口中不斷髮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