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龍王歸來

些,現在看起來,還是老樣子。「你走吧,我們的事之後再說。」沈夢下了逐客令。袁秋萍也罵罵咧咧地道:「趕滾!看到你老孃都覺得髒了眼睛!」說著,便把齊風往門外推。齊風眉頭微皺,餘看到了沈夢的神。此時的彷徨無措,雙眸通紅,眼中愧疚、痛苦的緒摻雜著,足以看出有多麼不願意。注意到齊風的目,沈夢立刻背過去,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眼淚。齊風不心中一疼。他深吸一口氣,看著刻薄的袁秋萍道:「媽,打個賭如何,一個月我會讓沈夢...齊風站在闊別三年的家門前,心緒無比繁雜。

三年,他獄三年,如今終於回來了!

但當他把鑰匙剛剛上門孔時,卻聽到了屋裡傳來了激烈的爭吵聲。

「哎呀,夢夢,媽說了多次了不要穿那麼嚴實!穿這套,這套多好,要是李舜看到你這麼好的材,說不定今晚的事兒就了。我和你說,媽都給你考察好了,旁邊就是最豪華的酒店……」

這是丈母孃袁秋萍的聲音。

接著聽到了妻子沈夢的聲音:「媽,我本來就不想去,你非要讓我去,我都是有老公的人了這不合適!而且你這子……」

沈夢無奈地看著袁秋萍手裡的那件服,極其暴,將前的雪白都大半了,這怎麼能穿?

「你還說那個坐牢的廢?就那個蹲大牢、一事無的垃圾,等他回來了你就和他馬上離婚。他就是個寄生蟲,留在家裡除了礙眼什麼都不會做!我們沈家怎麼也是大家族,怎麼能容忍一個勞改犯?」

「他敢回來,老孃連這家門都不讓他進,臟!」

袁秋萍的聲音尖利刻薄,似要穿天花板般強烈。

「再說了,李舜那是外人嗎?人多纔多金,海歸留學,還對你癡心一片,哪裡不比那個廢強百倍?你要是真為了媽著想,你就趕和那廢離婚,最好今晚上趁著氣氛好,就跟李舜把事給辦了。」

門外,齊風怔住了。

他是真沒想到。

自己丈母孃竟然在撮合自己妻子和其他男人。

深吸一口氣,齊風猛地開啟了麵前的家門。

正在爭吵的母倆頓時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著走進來的齊風。

「你……你怎麼回來了?」沈夢驚駭地合不攏。

沒記錯的話,齊風的刑期不是還有兩個月嗎?

「減了一次刑。」

齊風淡淡地道,看著沈夢的目複雜。

三年前,沈夢的表哥沈凱酒駕後肇事逃逸,將人撞重傷。

沈家家主沈定山為了自己的孫子平安無事,找到了上門婿齊風,提出隻要他願意代替沈凱坐牢,就給沈夢一家公司。

當年的如癡如醉的齊風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於是,齊風背上了罵名,進了監獄。

一待就是三年。

當然,這些事沈夢一家都不知道。

他在監獄裡一直對魂牽夢縈,幻想過無數次重新見麵的場景,但萬萬沒想到,竟然會遇上……

「嗤,真是晦氣!你這個丟人的廢還敢回來?你一個勞改犯,進這家門便丟是我們沈家的臉!給老孃滾出去,我們家不歡迎你!」

袁秋萍囂道,怒目瞪視著齊風。

齊風皺了皺眉,並未搭理潑婦般的丈母孃,而是看向沈夢。

「你要去相親?」

雖然這三年中,他覺得虧欠許多,原本下定決心一定要給最好的生活。

但隻要此時齊風覺到沈夢已經背叛這段婚姻了,他絕對扭頭就走。

他雖然沈夢,但不代表要的毫無尊嚴。

到齊風話語裡的冷漠,沈夢不心生愧疚,苦笑道:「我也不想,但因為我家最近……」

「和他一個廢解釋幹什麼?」

沈夢還沒說,就被暴躁的袁秋萍打斷了。

指著齊風的鼻子喝罵道:「你給我聽著,離我家夢夢遠點,既然你出獄了,明天我們就談談離婚的事。今天你給我滾出去,我兒馬上要去約會,你別壞了好事!」

母親當著自己丈夫的麵讓自己這個兒去跟別的男人約會,讓沈夢恨不得找個地鑽進去,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覺得不甘。

當年和齊風結婚,便是沈定山隨意指定的上門婿,如今都結婚三年了,還要把當換利益的工嗎?

「我不去,你要去,你自己去!」

沈夢賭氣地說道,豁然起,要走回房間。

「哎,你這孩子,怎麼那麼不聽話!」

袁秋萍頓時急了。

一咬牙,一屁坐在地上哀嚎、撒潑道:「看來你真是翅膀了,媽的話都不聽了!好啊,你不去,公司就沒人注資,就要麵臨破產。與其我們一家人都去喝西北風,不如我現在就去死!」

聽著自己母親極端的話,沈夢隻覺頭疼裂。

齊風看向許久未見的妻子,道:「老婆,家裡出了什麼事,可以和我說說,也許我有辦法。」

「你?」

沈夢紅著眼疑地打量了一下齊風,隨後搖頭苦笑。

「你還是別安我了。」

「我真的能幫你。」

齊風篤定地道。

袁秋萍聞言,立馬不屑地冷笑道:「神經病,五百萬你有嗎?啊?我看你全上下五百塊都拿不出來!」

「我……」

「齊風,都到這種時候了你就別胡鬧了。我理解你想要安我的心,但是不要說大話,我家的況你不瞭解。」

沈夢的心中無比失。

原本還期待著三年時間,能夠讓自己這個原本懦弱無能的丈夫稍微一些,現在看起來,還是老樣子。

「你走吧,我們的事之後再說。」

沈夢下了逐客令。

袁秋萍也罵罵咧咧地道:「趕滾!看到你老孃都覺得髒了眼睛!」

說著,便把齊風往門外推。

齊風眉頭微皺,餘看到了沈夢的神。

此時的彷徨無措,雙眸通紅,眼中愧疚、痛苦的緒摻雜著,足以看出有多麼不願意。

注意到齊風的目,沈夢立刻背過去,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眼淚。

齊風不心中一疼。

他深吸一口氣,看著刻薄的袁秋萍道:「媽,打個賭如何,一個月我會讓沈夢的公司為全市最好的公司,敢不敢和我賭?」

「若我輸了,離婚,毫無怨言。」

「若是我贏了,你再也不能去做任何不喜歡的事。」

齊風一席話說的狂傲。

沈夢和袁秋萍卻隻想笑。

袁秋萍是嘲諷的冷笑,沈夢卻是絕的苦笑。

事到如今,他怎麼還是這麼稚?不知悔改,而且還拿他們的婚姻做賭注。

這是他一個人能決定的事嗎?

沈夢的心中瞬間對齊風徹徹底底地死心了。

大步上前,冷冷地看著齊風道:「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會去見李舜,和你沒關係。」

說完,門猛地在齊風眼前關上。注資,就要麵臨破產。與其我們一家人都去喝西北風,不如我現在就去死!」聽著自己母親極端的話,沈夢隻覺頭疼裂。齊風看向許久未見的妻子,道:「老婆,家裡出了什麼事,可以和我說說,也許我有辦法。」「你?」沈夢紅著眼疑地打量了一下齊風,隨後搖頭苦笑。「你還是別安我了。」「我真的能幫你。」齊風篤定地道。袁秋萍聞言,立馬不屑地冷笑道:「神經病,五百萬你有嗎?啊?我看你全上下五百塊都拿不出來!」「我……」「齊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