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燃燒的路虎

我被那八尊仙帝重創而今這一修為,還不到築基期。也隻能暫避於地球,等來日恢復功行,再往修仙界去,一雪前恥了。”葉晨想到。他向四周圍林立的高樓,目悠遠。“往日的那些恩恩怨怨,正好,趁這次回來,也都了結了吧”“啊”葉晨方纔走出小巷,耳中,就聽到了一片驚聲。他尋聲去,就看見,在一家超市門前,停著一輛紅的路虎。而此時,車上,正冒起了熊熊濃煙,整輛車都燒了起來。葉晨皺了皺眉,以他的目力,輕易的便能過煙霧,看到...“刷”

海州市,一條昏暗的小巷。

忽然有一道白一閃而沒。

在白中,出現了一個年。

這年衫襤褸,渾漆黑,就像是,剛從火葬廠裡爬出來的一般。

“噗”

“終於回來了”

他了眼左手中,握著的一塊龍蛇寶玉,目復雜。

在很多年前,葉晨便發現了,父親傳給他的這塊家傳古玉,能夠帶著他,穿越到另一個修仙世界。

隻是,那修仙界,卻遠沒有他想象中的好。

可謂殺機四伏。

葉晨一個現代人,在那邊,想平安活過一天,都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

故此,他便一直沒去理會這塊古玉。

直到他高三那年,葉晨的目中,有一道利,一閃即逝。

他高三那年,癡上了高中的校花陳安琪。

陳安琪,乃是海州豪門陳家的大小姐。

結果,他非但表白被拒,還被陳安琪的哥哥陳向東,人直接從三樓的教學樓上,推了下去。

摔了截癱。

自那天起,葉晨方纔意識到他,在這座鋼鐵都市中,便像是螻蟻一樣的存在。

陳家兄妹,俯視他時,那種目,便像是在俯瞰著一條死狗。

那天晚上,葉晨便從醫院裡消失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是承不住打擊,離家出走了。

又或是,去了某一個無人的角落,自尋短見了。

誰也不知,他卻是去了修仙界。

葉晨,在修仙界,混了三千年。

這三千年,他當過大教聖的爐鼎。

做過仙朝皇子的馬夫。

被魔道老祖捉去填過陣眼

自草莽中崛起,終是鎮天道。

區區三千年,便就為修仙界第九位仙帝。

但,他這一路行來,樹敵太多。

雖然就了仙帝,卻是被餘下八位仙帝聯手追殺,流亡四海。

最後,不得不藉助這龍形古玉,又回到了地球。

“我被那八尊仙帝重創而今這一修為,還不到築基期。也隻能暫避於地球,等來日恢復功行,再往修仙界去,一雪前恥了。”

葉晨想到。

他向四周圍林立的高樓,目悠遠。

“往日的那些恩恩怨怨,正好,趁這次回來,也都了結了吧”

“啊”

葉晨方纔走出小巷,耳中,就聽到了一片驚聲。

他尋聲去,就看見,在一家超市門前,停著一輛紅的路虎。

而此時,車上,正冒起了熊熊濃煙,整輛車都燒了起來。

葉晨皺了皺眉,以他的目力,輕易的便能過煙霧,看到車窗的景象。

卻見,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坐著一個著紅蓬蓬的小孩。

看樣子,還隻有三、四歲。

長的雕玉琢,彷彿一個緻的瓷娃娃一般。

小小的子,被安全帶牢牢的束住。

這個時候,那一張掌小臉,已經被煙熏的有些迷糊了。

“依依,依依寶貝你們快放開我”

此時,在車邊,已經圍了一圈人。

一個子哭喊著,目絕之。

子看起來,二十七八歲的年紀。

高大概一米六八左右。

兩條白皙修長的,長至也在一米以上,線條完。

被包裹在半明的中,搭配七厘米的白高跟鞋,非常。

上的淺灰連,是歐洲手工定製的頂級品牌。

完的合著火辣的材。

低領的設計,的,出一抹白皙。

讓人心嚮往之。

留著一頭燙染過的褐長發。

掌大的俏臉緻人。

巧的五,幾近完。

讓葉晨的視線,也不由的停頓了片刻。

滿臉淚痕,拚命的撲向燃燒的汽車。

“楚總,你冷靜一下。”

在這邊,站著一個帶著眼鏡,書模樣的子。

此時,正滿頭冷汗,死死的抱住瘋狂掙紮的軀。

這,名楚敏。

乃是海州龍頭企業鬱金香集團的總裁。

今天,原本準備,帶著兒楚依依,去遊樂場放鬆一下。

卻萬萬沒想到,隻是跟書一起,進商場上了個廁所,回來就看到車子燒了起來。

而兒依依,卻還被困在車裡。

因為神上的原因,不能生育,這個領養的兒,是唯一的神寄托。

本不敢想象,失去的後果。

“求求你們,救救我兒誰有辦法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楚敏此時,已不復商場上的冷艷。

一雙水眸,祈求的向圍觀的路人。

看到這樣一個大,出這種楚楚可憐的樣子,有不男人,心頭都是一熱。

隻是,在向那輛燃燒的車子,卻又都而卻步了。

“小姐,這車子燒的那麼厲害高溫下,車門都變形了,本沒辦法開啟而且,油箱隨時都有可能炸。現在想救人,太危險了還是等消防隊來吧。”

一眾路人搖著頭,都選擇了冷眼旁觀。

楚敏的一顆心,漸漸沉了絕的懸崖。

等消防隊趕來,那車裡的兒,怕是早已沒命了。

假如,要眼睜睜的看著兒,在麵前被活活燒死,那也活不下去了。

此時,的眼角,卻見到,一道消瘦的影,從邊經過,走向了燃燒的汽車。

楚敏微微一愣。

不由的又驚又喜。

喜的是,終於有人,願意去救兒。

驚的是,此時,火勢越燒越旺了,憑他一人,又有什麼用呢

葉晨著車裡的孩。

他在修仙界,被尊為九死仙帝。

草九死,逆天道。

素來殺伐果斷。

但他記得曾經的渺小。

道心中,還存著一對弱者的悲憫。

目睹有小孩子要被燒死。

恰巧遇到,卻也不會置之不理。

“危險”

“快停下。”

有很多人,出言阻止。

然則,葉晨卻都置若罔聞。

而今,他一修位,跟全盛時相比,雖然百不存一。

但這點高溫,於他而言,卻還構不威脅。

扭曲的車門,被他輕易的拉開。

葉晨用真元,護住小姑娘,將抱出了車廂。

看著葉晨,從濃煙中,把兒抱了出來。

楚敏先是不敢置信。

玄即,那雙盈盈水眸中,頓時便出了狂喜之。

連忙跑上前,從葉晨手中,將兒接了過來,如獲至寶般抱住了。

那小姑娘,本來,已經有些神思恍惚了。

但被葉晨灌了一真源進裡,此時,卻是神誌清醒。

彷彿,方纔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甜甜的了聲“媽媽。”

都市至尊王者葉晨楚敏愣。不由的又驚又喜。喜的是,終於有人,願意去救兒。驚的是,此時,火勢越燒越旺了,憑他一人,又有什麼用呢葉晨著車裡的孩。他在修仙界,被尊為九死仙帝。草九死,逆天道。素來殺伐果斷。但他記得曾經的渺小。道心中,還存著一對弱者的悲憫。目睹有小孩子要被燒死。恰巧遇到,卻也不會置之不理。“危險”“快停下。”有很多人,出言阻止。然則,葉晨卻都置若罔聞。而今,他一修位,跟全盛時相比,雖然百不存一。但這點高溫,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