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替嫁醫女

麵的人們竊竊私語,心裡也是百般無奈啊,可以選擇的話,也不想替嫁,更不想為沖喜新娘。聽聞顧宴他半年前就病了,如今活不久了。顧宴的名聲在天林城如雷貫耳,都是贊居多,天之驕子。顧家父母要用沖喜的方式來救兒子,同父異母的嫡姐墨羽不願意自毀前程,便提議讓為替嫁沖喜。出嫁前夕,墨大夫人和墨羽一同前來警告,其意有三個:一是顧宴心悅墨羽,墨羽讓小唐替嫁,隻做沖喜之用;二是沖喜救回顧宴好全後,會給小唐一紙休書;三是...夕西下,橙雲滿天。

天林城,一頂八人抬的大紅轎子走在青石板路上,後既沒有送嫁人,沒有一抬紅妝,就這樣孤伶伶的一路徑直往顧府而去。

路人們見狀,紛紛頭接耳,低聲私語。

“這是墨府送來沖喜的新娘子?墨大夫人真捨得把親生兒墨羽送來嗎?”

“噓!別那麼大聲……我聽說轎子裡的人雖是墨家,但不是墨家大小姐墨羽。”

“啊?那轎子裡的人是誰?”

“墨家主十九年前,在春花樓浪了一段時間,看上了當時的花魁,名唐琬。這事你可還記得?”

“怎麼會不記得,聽聞唐琬姿傾城,號稱天林城第一人呢!”

“這唐琬跟了墨家主一個月,一舉有孕。墨大夫人雖替唐琬贖了,卻一直沒讓進墨府大門,一直養在城郊外的莊子裡。”

“唐琬十八年前生了個兒後,墨家主喜新厭舊,直到三年前唐琬死了,都沒能再見墨家主一麵呢!”

“這有什麼的?有幸得到墨家主青睞,能離開玉臂千人枕紅萬人嘗的青樓,就已經是天大的福氣了。還想得墨家主的真心憐,想太多了!”

“就是!”

“扯遠了!唐琬病逝後,也沒讓兒小唐墨家族譜。這轎子裡的姑娘,便是剛出孝期的小唐!”

“啊?!”

“可憐這閨了。”

“散了散了!墨府和顧府的婚事,替嫁什麼的貓膩,咱們平民老百姓,哪管得了那麼多!”

眾人麵麵相覷,大戶人家後宅的那些事兒,讓人聽得頭皮發麻。

沒用的時候,便是無人問津的棄;有用的時候,就是權益之下的替嫁。

沖喜新娘,若夫君活著,那還有好日子過;若夫君死了,那沖喜新娘就得陪葬啊!

大紅轎子裡的十八歲姑娘,蔥白的小手握著一個碩大的紅蘋果,披冠霞,戴著紅紗遮住麵容,出的容模樣,姿不俗。

墨小唐聽著轎子外麵的人們竊竊私語,心裡也是百般無奈啊,可以選擇的話,也不想替嫁,更不想為沖喜新娘。

聽聞顧宴他半年前就病了,如今活不久了。

顧宴的名聲在天林城如雷貫耳,都是贊居多,天之驕子。

顧家父母要用沖喜的方式來救兒子,同父異母的嫡姐墨羽不願意自毀前程,便提議讓為替嫁沖喜。

出嫁前夕,墨大夫人和墨羽一同前來警告,其意有三個:一是顧宴心悅墨羽,墨羽讓小唐替嫁,隻做沖喜之用;

二是沖喜救回顧宴好全後,會給小唐一紙休書;

三是墨家給一千兩銀子,逐離開天林城,給自由。

為了讓墨大夫人和墨羽母安心,墨小唐示弱主使了些小手段,直接先寫了自請休妻書給了出去,直接在出嫁前就先把那一千兩銀子誆騙到手。

唐琬病逝當天,墨小唐就在那天穿越過來。

為此,為原主母親守孝三年,孝期一滿時就想開溜,結果就被一群仆役給押著回了墨家,一夜過後就被塞進了紅轎裡,匆忙了替嫁新娘。

大紅轎子進了顧府後,大堂懸掛著正紅的綢緞,顯得格外喜慶。

墨小唐被前去迎接的喜娘扶著下了轎,牽著進了大堂。

大堂上站著一個著大紅喜服的男子,隻見那人俊異常,五分明,外表看起來好像放不拘,眼裡不經意流出來的,讓人不敢小看。

頭烏黑茂的頭發,雙劍眉下卻是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讓人一不小心就淪陷其中。

高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此刻漾起令人目炫的淺笑。

喜娘笑著大聲唱道:“新娘子到!新人雙雙拜堂!”

二人並立而站,男左右,目不斜視。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房!”

墨小唐心淚流滿麵,可憐是被喜娘按著腦袋跪拜行禮的!

這個喜娘是墨大夫人找來的,就怕墨小唐在親之時不聽話,整事兒。

送進喜房,在喜娘繼續唱著吉言喜語,先是由顧宴挑起佩戴的紅紗巾,隨後二人喝了合巹酒,婚禮全程順順利利結束,喜娘這才帶著一眾人退了出去領賞。

顧宴打量著新娘子,隻見對方麵若桃花,目秋波,白如玉。

心中慨,唐琬不愧是天林城第一人,其兒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姿容傾城。

“我時日無多,委屈你了。”

聽到他的話後,墨小唐低斂眼簾,輕聲回應,“公子玉樹臨風,是我高攀了。”

顧宴搖了搖頭,“你我婚,已是夫妻。我故前,會差人護送你離開,你意下如何?”

墨小唐卻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悄然把脈,半晌纔回應他,“公子病尚未好全,我自願長伴公子左右。”

顧宴詫異,萬萬沒想到,會有此決心。

初次見麵,竟對他如此深?

心思翻湧,低頭輕咳,指間滲出跡,顧宴輕語:“既如此,我過幾日再問。我去讓人安排膳食,你先洗漱,換下這嫁。”

“好。”

墨小唐不聲的把手離開他的手腕,目送著他離開。

心裡腹誹:再問幾遍,我的答案也不會變。

有我在,你這小肺癆算什麼大病?

佩戴的紫玉平安扣項鏈,紫玉有靈泉空間!

治你一個小小肺癆,兩碗靈泉水下去就能好一大半,我纔不要給你個小白臉陪葬呢!

就算要離開,也得治好了你這個小白臉,再讓你寫一封休書,好讓我獲得自由,離開這天林城,從此鹹魚翻過上自由自在無人管束的生活!

……

在婢的服侍下,墨小唐洗漱更,換上了一件艷紅的,更顯得白貌。一頭青散著,如同墨緞似的,又有澤。

“了嗎?”

顧宴的聲音突然響起,驚得墨小唐睜眼看向他,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回來的,他已經換了一套銀白的裳,更顯他長玉立。

墨小唐向他,他站在圓桌旁,圓桌上置放著熱氣騰騰的五菜一湯。

顧宴見一不,招呼道:“過來坐,先吃點東西。有什麼話,你我用膳過再議。”

“好。”

墨小唐朝他走了過去,是真的了。

今天出嫁,墨家人就沒給吃過東西,連一塊點心都沒見著,手裡捧著的蘋果墨大夫人直接說了一句:護好這個蘋果,敢毀這場婚事,唐琬的墳墓都不得安寧。

坐下之後,墨小唐喝了一碗湯,然後每樣菜都吃一點。

這麼一來,倒是讓顧宴看不出來,倒底喜歡吃什麼。

顧宴眸流轉,靜靜的打量著,他知道墨小唐是替嫁過來的。

份確實上不了臺麵,但也改變不了是墨家。

原本他對墨家大小姐墨羽就無,顧家雖與墨家好,卻並非要倚仗墨家,反之是墨家不了要占顧家的好。

因為顧宴的姑姑,是東都王妃。而顧宴的長相,又與東都王妃有七分相似,就連東都王也對顧宴甚是看重。顧宴有舉人功名,若非顧宴病了,未能再下場參考,否則早就被接去東都城了。

這一次墨家用李代桃僵之計,用一個棄替嫁過來。

這也意味著,顧家無需再給墨家任何好臉。

顧宴並非狠心之人,用過膳過,讓侍將膳食撤了下去。

墨小唐漱口之後,看著他還在房間裡,不由愣了愣,“公子不休息嗎?”

的言下之意是:你不回你的房間去,還呆這裡乾屁呢?

顧宴挑挑眉,角噙笑,“你我大婚之日,即便是做戲,也得讓外人看,你我同居一屋,深我心。而不是讓外人瞧你新婚第一天,便失了夫君的寵。”

墨小唐:“……”

汗!

這是顧家,自然是他說了算!

墨小唐默不吭聲,直接爬床躺平。

顧宴走到床榻旁,躺在側。

墨小唐以為邊多了個人,會睡不著,可閉上了雙眼沒多久,那輕微的打呼聲沒一會兒就響起來了。

顧宴瞪著的睡容,一臉不可思議,這姑娘心太大了吧!

知道的,他們是新婚第一天。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老夫老妻了!

怎麼能在一個陌生男子的床榻上,睡得如此之香?毫不設防!

墨家就沒人教導過男大防嗎?

顧宴看得滿腹疑時,豈料墨小唐直接一條玉就橫搭在他的大上,沒過一會兒直接就騎住他半邊子。

這睡姿豪放,魯不堪!

顧宴都不敢一下,他從未與這樣的姑娘接過,更不會讓誰靠自己那麼近!

他以為自己會不了,可墨小唐上那淡淡的香味,卻能讓他呼吸變得順暢許多,原本還咳得難的肺,也得到了舒緩。

顧宴不由自主的將摟了些,聞著頸邊的香味,也閉目休息。

自病了這麼長時間,他一直未能好好休息。

一覺至天亮,墨小唐睜開雙眼的時候,了五指,發現手心的怪怪的。

的手在來去,這手還真不錯哎!

“咳!”

顧宴低頭一看,饒有興趣的看著,“夠了嗎?”

墨小唐抬眸與之對視,整個人僵在當場,瞬間臉紅,連耳朵都燒紅了,“你……我……”

好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不是,什麼時候騎在他上的?

而他口襟上的那片水漬,很明顯就是的傑作啊,趴著睡就會流口水的!

天啊!

騎著東西睡覺的習慣,是知道的,可這顧宴睡在側,被騎了一晚,怎麼不生氣,不推開啊?還任由非禮他?

顧宴看見這嫵的一麵,眸微暗,“該起了,稍後你我要去給父母請安敬茶。”

“噢!”

墨小唐手腳忙的離開他,走到一旁站著,低頭懊惱。

隻要睡著了,管他是不是打雷下雨,都醒不過來。

顧宴起後,拉了拉衫,開啟門讓外頭候著的侍去弄來熱水和新的,洗漱更後,帶著墨小唐這個新媳婦去見父母。

敬安堂裡,顧父顧母都坐在高堂上,他們都是和善之人,麵對墨小唐的時候,沒有半分不滿,昨晚顧宴歇在了的屋裡,也表明瞭兒子的態度。這個沖喜新娘,兒子預設了,沒有不給對方麵子。

如此一來,顧父顧母豈會為難墨小唐這個新媳。衛鯹尛說

於是,喝過了新媳敬的茶,顧父顧母大方的給了墨小唐二百兩銀子,以示改口費。

二百兩銀子擱在紅托盤上,銀閃閃奪目,這讓墨小唐眉開眼笑。

錢,但絕對是取之有道。

顧家人都不錯,這二百兩銀子算是治療顧宴的診金吧!

墨小唐大大方方的收下,這副表現倒是讓顧父顧母更是高看一眼,怕出不好,作風過於小家子氣,上不了臺麵。如今看來,墨小唐倒是不錯的,眼睛裡的清澈,不是心機深沉的。

顧宴在前麵走著,領著墨小唐去了他的書房,進屋後,他直接問道:“歸寧那天,要我陪回你墨家嗎?”

“不用。我哪都不用去。”

墨小唐一口回絕,原主的娘早死了,也守孝三年。

至於墨家,從沒當過那些人是家人,墨家又算哪門子的親戚。再者墨大夫人和墨大小姐真見了帶著顧宴回墨家,隻怕氣得要了的皮!

何苦?

都收了墨大夫人一千兩銀子,解決了顧宴的病,便可以拍拍屁走人,本不用再招惹對方,惹事生非。

等離開天林城後,要去東都城,去那裡買一座山,建一個自己的山莊,自給自足,過得自由自在就好。

顧宴不知道墨小唐的心裡想法,他以為心裡難,便轉移了話題,“你我婚,你歸寧那天我帶你去東都城,如何?”

“你帶我去東都城?”

墨小唐怔了怔,有些意外。

顧宴點了點頭,“我說過,我時日無多,你既已嫁給我,便是我顧宴的夫人。就算是我死,我也不需要你給我陪葬。在天林城,你不會有立足之地,但若去了東都城,有我護著你,墨家人也管不了你。”

墨小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護著我?”

他腦子是不是有什麼大病?

沒說過,要他護著自己吧?

他這腦迴路,是怎麼轉的?

顧宴繼而說道:“你有什麼需要的,可以代侍去準備。”

墨小唐深吸一口氣,皮笑不笑,“我昨天就坐著一頂紅橋來你家的,什麼東西都沒有。”

顧宴笑了,“你需要什麼,我現在陪你去買。”

墨小唐:“……”

對這麼好,好像不對勁啊?人是誰?”“墨家主十九年前,在春花樓浪了一段時間,看上了當時的花魁,名唐琬。這事你可還記得?”“怎麼會不記得,聽聞唐琬姿傾城,號稱天林城第一人呢!”“這唐琬跟了墨家主一個月,一舉有孕。墨大夫人雖替唐琬贖了,卻一直沒讓進墨府大門,一直養在城郊外的莊子裡。”“唐琬十八年前生了個兒後,墨家主喜新厭舊,直到三年前唐琬死了,都沒能再見墨家主一麵呢!”“這有什麼的?有幸得到墨家主青睞,能離開玉臂千人枕紅萬人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