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們結婚吧

幾聲抱歉。想去拿回自己的資料,出手又回來,立在原地怯懦得不知道該怎麽辦。膽子是真小。盛世在心裏給定了個評價。他把檔案遞還給,孩立馬雙手接了回來,“不好意思,實在抱歉。我可能是出門的時候吃了藥,意識有點不清醒,叨擾您了。”喻唯一快速離開了包廂。了一眼孩倉惶侷促的背影,盛世收回視線。他喊住剛準備走的服務生,“你認識?”“是的盛先生,喻小姐近期一個月都在咱們茶館相親,見多了就悉了。”他掃過的資料,年紀不...“與被同時發生纔是值得被炫耀的事。”

——喻唯一

隆冬的傍晚。

榕城一隅,某茶館。

喻唯一收起傘給了一旁的服務生,理了理上沾著的雪花,邁著步子徑直往5310包廂走。

“扣扣——”

禮貌敲了幾下門,隨後推門進去。

屋很安靜,讓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沙發上坐著的男人。劍眉星目、高的鼻梁,生了一副絕佳的皮囊。

氣場淩厲,看著不好相。

喻唯一看向他的時候,男人也聞聲往門口看去。對上他沉冷的眸子,孩下意識攥了手裏的檔案紙張。

暗中深吸了幾口氣。

抬眸往那邊走。

隔著一張黑的英式茶幾,喻唯一在盛世對麵的沙發坐下。很張,準確來說是膽怯,懼怕對麵的人。

眼神有點飄。

不敢去跟他對視。

喻唯一花了幾秒鍾做心理建設,而後揚起角,將手裏的檔案雙手遞給盛世,“林先生,我是唐阿姨介紹的,這是我的資料,您可以看一下。”

林先生?

敢是走錯包廂了。

盛世瞥了一眼,模樣倒是長得不錯,是一張老天爺賞飯吃的臉。就是有點病態,膽子看起來很小。

他手接了遞來的檔案。

翻開。

容是的介紹,寫得很詳細,足足四頁紙。

“林先生,我知道您是迫於長輩的催婚力,才選擇來相親。我不是很好,醫生說我活不過三十歲,您和我結婚,等您不需要我的時候,我可以早死。”

這一點沒說謊。

盛世在檔案資料裏附帶的一張醫院診斷書看到了。

確實是個病秧子。

就在這時,包廂的門又被人敲響了,服務生走了進來。他先是恭敬向盛世彎了彎腰,隨後纔跟喻唯一說:“喻小姐您走錯包廂了,林先生在隔壁5311.”

聞言,喻唯一眸晃。

連忙站起,跟盛世說了好幾聲抱歉。想去拿回自己的資料,出手又回來,立在原地怯懦得不知道該怎麽辦。

膽子是真小。

盛世在心裏給定了個評價。

他把檔案遞還給,孩立馬雙手接了回來,“不好意思,實在抱歉。我可能是出門的時候吃了藥,意識有點不清醒,叨擾您了。”

喻唯一快速離開了包廂。

了一眼孩倉惶侷促的背影,盛世收回視線。他喊住剛準備走的服務生,“你認識?”

“是的盛先生,喻小姐近期一個月都在咱們茶館相親,見多了就悉了。”

他掃過的資料,年紀不大。

才過完二十歲的生日。

服務生又補充了句:“喻小姐好像是家庭況不太好,親舅舅似乎想為了生意把嫁給一個殘疾人,所以纔不停地相親,也是不得已想保全自己。”

盛世沉默半晌。

隨後起離開了包廂。

茶館門口。

見盛世出來,許特助立馬跟上去,“先生您準備走了嗎?可是林小姐還沒來,您上次沒去見李小姐,老爺很生氣,如果這次再不見林小姐,那——”

“你去聯係一個喻唯一的人,告訴明天去民政局領證。”

“……”許特助木了半拍,“好的先生。”

上了車。

盛世接到好友發來的資訊,對方問他相親的況怎麽樣了。

如果不接父親指定的包辦婚姻,那就在榕城圈子裏隨便找一個看得過去的名媛小姐搪塞一下。

“找到了。”

“我靠,能讓世哥一眼相中的孩子,是有什麽過人之吧!”

過人之。

盛世想了想,敲了一行字回複:“嗯,病弱,能早死。”

-

彼時。

茶館。

注視著那輛黑的古斯特走遠,消失在視線裏,喻唯一才收回視線。

轉過頭,將一疊鈔票放進服務生口袋裏,溫道:“有勞你了。”

“喻小姐您太客氣了!”

服務生幫喻唯一撐了傘,送離開茶館。

走進寒風裏,孩攏了攏外套。

子單薄。

沒進風雪夜幕中,漸漸變路燈底下的一個渺小圓點。

好友這時打來電話。

電話接通,對方的聲音就砸了過來:“唯一你見到盛了嗎?你沒事吧?”

“沒事。”

“嚇死我了!”過電話線,都能聽到對方長舒一口氣。

盛世在榕城圈子裏的名聲很差,傳聞說他脾氣暴躁,手段狠厲,對人對事從來隻殺錯不放過。他父親給他選聯姻物件,方都不敢嫁,怕嫁過去就橫死了。

得知喻唯一要找他結婚,林夏嚇瘋了。

遠在大洋彼岸,差點直接跳進太平洋遊回來。

“唯一,我知道你想擺你舅舅一家,但是這個方法實在太危險!還是別去招惹盛世,他不是個好人……”

越危險,越安全。

作為榕城五大家族首位的盛家,盛世是如今盛家的當家人,掌握經濟命脈。

站在巨人肩膀上,做事必定是事半功倍。上次沒去見李小姐,老爺很生氣,如果這次再不見林小姐,那——”“你去聯係一個喻唯一的人,告訴明天去民政局領證。”“……”許特助木了半拍,“好的先生。”上了車。盛世接到好友發來的資訊,對方問他相親的況怎麽樣了。如果不接父親指定的包辦婚姻,那就在榕城圈子裏隨便找一個看得過去的名媛小姐搪塞一下。“找到了。”“我靠,能讓世哥一眼相中的孩子,是有什麽過人之吧!”過人之。盛世想了想,敲了一行字回複:“嗯,病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