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紙人還債(求推薦,收藏)

手是紅包,肖羽心裡大喜,但還是裝出一副理所當然的道“施主真是功德無量,晚我和師傅,定當爲施主祈福,裡麵請”。“那多謝小師傅了”子高興的連連點頭,隨即大踏步的隨肖羽走進了屋子。屋子不大,不過是兩間泥房,在泥房的後麵,還有一個不大的院子,在院子的一個角落,坐著一位老者,老者看起來有六十幾歲,裡吊著一個菸袋,麵蠟黃,穿單薄的棉,前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下放著一盆炭火。“師傅,李施主來了”肖羽站在院子的角落喊...白龍村,灰濛濛的霧氣,擋住了大片天空,時不時有兩隻烏,呱呱的兩聲,隨即飛前方濃霧之。

濃霧下方,是一條寬廣的街道,街道看去有些破舊,街道兩邊坐落著許多泥屋,許多村民都站在房門口,穿著破舊的棉襖,雙手兜在袖筒裡,著腦袋,看向街頭那長長的隊伍。

在那隊伍裡,站著許多西裝革履的青年,也有許多材妖嬈的婦人,當然更多的還是附近村裡趕來的窮苦人,他們都是慕名而來,大部分不是求財是算命,當然也有一些是爲了償還債。

債,說的簡單點,是間人無形做了一些傷天害理的事,從而欠下債務!但也有一些是在輩子欠下債,投胎前沒有還完,所以在間的時候,依舊帶著債出生,那麼這人一生都會窮困潦倒,做啥啥不,辦啥啥不順。

“下一個,李秀蓮”在那泥屋門口,站著一個五六歲的年,年有些單薄,穿著有些發白的棉襖,扯著嗓門喊道。

“哎,肖羽師傅,我在這裡”一個子的聲音傳來,接著人羣一個穿著時髦的子,提著兩個大塑料袋,滿臉喜的從人羣裡了出來。

肖羽瞟了眼兩個塑料袋,隨即道“施主,你次來過?”

“是呀,要不怎麼知道你名字呢?來,這紅包你拿著,別嫌”說著話,子從錢包了拿了一個嶄新的紅包,乘機塞進肖羽棉襖口袋裡。

對方一出手是紅包,肖羽心裡大喜,但還是裝出一副理所當然的道“施主真是功德無量,晚我和師傅,定當爲施主祈福,裡麵請”。

“那多謝小師傅了”子高興的連連點頭,隨即大踏步的隨肖羽走進了屋子。

屋子不大,不過是兩間泥房,在泥房的後麵,還有一個不大的院子,在院子的一個角落,坐著一位老者,老者看起來有六十幾歲,裡吊著一個菸袋,麵蠟黃,穿單薄的棉,前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下放著一盆炭火。

“師傅,李施主來了”肖羽站在院子的角落喊道。

“恩,讓他進來吧”老者答應一聲,依舊吧嗒吧嗒的著老汗煙。

“肖師傅,打擾您了,這是您次說的紙人,我都帶來了,兩對男,您瞧瞧”子一邊說,一邊將塑料帶開啟,出了裡麵幾個紙人,隻是這幾個紙人和別的紙人不一樣,因爲這幾個紙人沒有眼睛,但卻有四隻手,而且也一般紙人大很多,看起來格外怪異。

“肖師傅,聽說您老喜歡老汗煙,這是我拖人買的一點菸草,你試試”子有些結的將一捆菸草從另外一個塑料裡拿了出來,接著又拿出一捆人民幣,看那錢的厚度,怕是有一萬左右。

肖羽眼睛瞪得老大,心裡暗道“這是師傅昨晚說的大生意?一萬塊錢,這的確是大生意,起那些一次給二十或則十的強多了”。

“恩,你的事我會好好辦的,你放心”者者瞟了一眼錢的厚度,裡答應的一聲,隨即將紙人拿起,看了看道“不錯,紙人沒有開眼,去間會幫你們償還債,這幾個紙人雖然多了兩手,但卻也容易變紙魂,俗話說,紙人長四手,閻王讓著走,所以收你這點錢,你別以爲老道坑你,送這紙人去間,沒有一些代價,鬼差是不會讓去的”。

說完話,老者給肖羽使了個眼,肖羽當即心領神會的從牆邊拔出三香,遞了過去,顯得極爲小心!肖羽知道,雖然他師傅有些誇大了這紙人的作用,但大致的確是這樣。

接過香火,肖羽師傅拿起一個紙人,隨即用香火對著紙人的耳朵不停抖道“香火開的紙人耳,不聽讒言”接著香火一轉,到紙人前“香火通五臟,隨五行,不食人間穀,帶主罪刑”。

口完了,是腳,然後後背,接著眉心,基本將紙人的每個地方,都用香火薰了一遍!其他幾個紙人,都用了同樣的方式,大概用了半個小時左右。

做完那些,肖羽師傅將熄滅的香火丟在地,然後起,將幾個紙人裝進塑料袋裡,走到院子角落的一個土地廟前,將紙人一字排開,隨即對著哪位子道“你過來,跪拜紙人,他們帶你們罪,得你三拜”。

那子聞言,也不猶豫,當即前跪在紙人麵前,接連磕了幾個頭,隨即老者才滿意的讓起,接著自己走到那幾個紙人麵前,雙手掐手印,裡大喝道“天清地明,四鬼通靈,土地接應,開啓曹之門,去”。

隨著肖羽師傅的話音落下,院落裡突然颳起了一陣風,隨著風的吹起,院落之,突然傳出一陣咯咯的笑聲,接著,有一個紙人擡起,往前走了兩步,而另外三個紙人卻是突然轉頭,看了眼哪位子,隨即也擡起,直接走進了土地廟裡,在進土地廟的瞬間,紙人突然無火自燃,不過火焰卻是淡淡的綠,看起來格外詭異。

此時那子,已經有些呆住了,尤其是剛纔紙人看那一眼,雖然那些紙人沒有眼睛,但卻看到,那紙人的眼裡,散發出了紅芒。

“肖師傅,這..”子有些結的說不出話來。

老者沒有說話,隻是眉頭微皺,但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能寬子道“無事,不用擔心,我這裡有一道鎮魂符,你拿回去放在家裡,一定要等六十四天以後,在將此符拿到十字路口,燒燬便可”。

子有些害怕的看了眼土地廟,隨即又道。“多謝肖師傅,那個,現在還有什麼事嗎?”

“無事了,你先回去!肖羽,送李施主出去,告訴其他人,今天到此爲止,想問的明天再來”。

“是,師傅”肖羽躬領命,隨即將子帶了出去,將師傅的話重複了一遍,也不管衆人的反應,直接關了木門,隨即又回到院子裡。住了,尤其是剛纔紙人看那一眼,雖然那些紙人沒有眼睛,但卻看到,那紙人的眼裡,散發出了紅芒。“肖師傅,這..”子有些結的說不出話來。老者沒有說話,隻是眉頭微皺,但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隻能寬子道“無事,不用擔心,我這裡有一道鎮魂符,你拿回去放在家裡,一定要等六十四天以後,在將此符拿到十字路口,燒燬便可”。子有些害怕的看了眼土地廟,隨即又道。“多謝肖師傅,那個,現在還有什麼事嗎?”“無事了,你先回去!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