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老婆”

手裡轉著筆,是,但脾氣都不太好,不配合,他也很難辦。江言點了點頭,走進房間。林桑就坐在林杏子旁邊,一看就知道這狗脾氣又上來了,可不想一晚上都耗在警局,清了清嗓,解釋道,“我和杏子來這邊出差,天熱,談完工作就想找個地方放鬆一下,聽人說那裡最熱鬧,誰知道遇上這種事。”警察挑眉,暗道原來是和江隊認識的啊,難怪一直僵著,等江隊來了才開口。“江言,不好意思,”林桑餘往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一不的林杏子上瞟了一眼...剛夏,氣溫還不算太熱,隻是從中午開始天就沉沉的,像是要下雨,但又一直沒下,空氣悶得很,到了夜晚,風裡都還裹攜著和悶熱。

本地最大的娛樂場所裡裡外外圍滿了人,嘈雜混。

半小時前,群眾舉報這裡有不正當易,警察便裝突襲,所有在場人員都被帶到警局調查,夜生活剛開始就結束了。

“江隊,死者的份已經確定了,初步判斷是因為吸毒過量導致的死亡,的還要等法醫鑒定結果出來後才能確定。”

“一共繳獲了搖頭丸3000顆,冰毒45.6公斤,咱們這陣子沒白忙,就是可惜讓人給跑了。”

“等分分析出來後,去和三個月前繳獲的那批對比一下,看看是不是同一批,”江言推開門往裡走,“李局剛纔打過電話了,說一會兒刑偵隊的同事會過來,讓他們把人帶走。”

他邊的人一聽這話,顯然不樂意,“什麼意思,咱們還沒審呢。”

那些吸了毒的人現在正於興狀態,順藤瓜總能問出點什麼。

“什麼意思?領導的意思,”江言拍了拍他的肩。

門被人從外麵推開,林杏子朝那個方向看去,剛好跟男人的目撞上,他沒穿警服,眼裡還帶著笑,林杏子本就不怎麼好臉就更難看了,偏過頭,寧願對著一堵牆也不願意多看他一眼。

“江隊,這兩位不是本地人,”同事無奈歎了口氣,手裡轉著筆,是,但脾氣都不太好,不配合,他也很難辦。

江言點了點頭,走進房間。

林桑就坐在林杏子旁邊,一看就知道這狗脾氣又上來了,可不想一晚上都耗在警局,清了清嗓,解釋道,“我和杏子來這邊出差,天熱,談完工作就想找個地方放鬆一下,聽人說那裡最熱鬧,誰知道遇上這種事。”

警察挑眉,暗道原來是和江隊認識的啊,難怪一直僵著,等江隊來了才開口。

“江言,不好意思,”林桑餘往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一不的林杏子上瞟了一眼,又對著江言出意味深長的笑,“給你添麻煩了。”

“沒事,”江言接過同事遞過來的筆,讓林桑在記錄本上麵簽字。

會所裡大部分都是正常消遣的人,配合警察做好筆錄簽個字就能走了。

林桑好脾氣地配合警察走程式,江言走近,握住林杏子的手腕拉著站起來,化了妝,但穿得簡單,寬鬆的運款黑長,上很顯材的黑短T,出一截纖細致的腰,有健的習慣,馬甲線很漂亮。

林杏子正在氣頭上,不拿正眼瞧江言。

警局的空調壞了,還沒來得及修,是極怕熱的人,出了點汗,微卷的長發幾縷在白皙脖頸,江言抬手幫撥開。

肩膀被了一下,男人的手順著胳膊往下,屬於他的溫傳到皮上,林杏子眉頭蹙起,“你幹什麼?”

“執行公務,”他手掌著林杏子的曲線,路過在外麵的那一截白皙的腰也未做停留。

他手指糙,繭子著細膩的皮,的,林杏子耳有些發紅,卻不肯半點弱,運有兩個口袋,他半俯著,手進去,林杏子強忍著一腳把他踢開的衝,低下頭,隻能看到他黝黑的短發。

同事看得目瞪口呆,江隊,這……不、不能搜吧?

周圍幾雙眼睛瞪得老大,林杏子臉垮了下來,他一直都是這樣搜人的?“好了沒?”

“好了,”江言站起,在記錄本上替寫好,最後簽得是他的名字。

林桑追著林杏子出去,江言拿起落在椅子上的包,回頭朝那兩個早已石化的同事笑了笑,“我老婆。”

“……”

—————

小阿踩著五月的尾來啦。

這本還是不會太長,就是個小甜文,一點點不是,是~

盡量日更,讓我們一起點亮小星星。言點了點頭,走進房間。林桑就坐在林杏子旁邊,一看就知道這狗脾氣又上來了,可不想一晚上都耗在警局,清了清嗓,解釋道,“我和杏子來這邊出差,天熱,談完工作就想找個地方放鬆一下,聽人說那裡最熱鬧,誰知道遇上這種事。”警察挑眉,暗道原來是和江隊認識的啊,難怪一直僵著,等江隊來了才開口。“江言,不好意思,”林桑餘往坐在椅子上穩如泰山一不的林杏子上瞟了一眼,又對著江言出意味深長的笑,“給你添麻煩了。”“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