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現代

,可是一天不到,竟然能自已坐起來了?!“嗯。”李峰點了點頭。這位小姐生得如凝脂,螓首蛾眉,顧盼之間,引人生憐,即便他見過無數,也不得不承認這位小姐長得很。胡媛媛見李峰雙眼盯著自己,臉微微一冷,眼神閃了閃,然後道:“沒事就好,沒本事就不要去學別人飆車。”“飆車?”李峰聞言神一愣。這人是什麼意思?自己堂堂特戰師第一高手,怎麼可能出去玩飆車?突然,李峰全一震,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臉也變得更加蒼白。一陌生的...李峰緩緩睜開雙眼,醒了過來,看著刺眼的眼,抬手遮了遮雙眼,隻覺全疼痛裂,要散架了一般。

“這是在哪裡?!”李峰努力地搖了搖頭,他隻記得自己執行媧補天計劃,聽到胡強博士的最後一句話,接著他便失去了意識。

至於後麵一切,都不知道了。

“這是哪裡?”李峰努力地支撐,搖搖晃晃坐了起來,舉目四,隻見眼前是一個豪華的房間。

“穿越時空?媧補天?我現在到了什麼時代?!”李峰眉頭一皺,他覺得到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這個地方是他從來沒有過見過的,而且這房間的裝飾比他原先所的時代落後多了。

房間裡的每一樣東西在李峰看來都是古董。這本不是他所在的年代所擁有的。

接下來,李峰又做了一係列的檢查,結果,除了子骨太虛之外,其他方麵沒有任何問題。而子骨虛,也完全是因為原本的李峰縱過度,被掏空了子。

饒是他心堅強,此時也有些接不了。

“呼!”李峰呼了一口濁氣,試著強行運轉真氣,但是一運轉真氣,一鉆心之痛傳來,臉慘白,接著眼前一暗,倒了下去。

迷迷糊糊中,李峰聽到一陣腳步聲。

“峰,峰又昏迷了?”

“走,過去看看!”

“活該,誰讓他做了這麼多喪天害理的人!”

“掉下了山都沒有摔死他,真是好人不長命,壞人活千年!”

沒有多久,幾人便來到了李峰旁,並在他上,過了很久才離開。

躺在綿綿的床上,四周安靜後,李峰心中苦笑,沒想到他李峰有朝一日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自己似乎被這些凡人漠視了?!在他們眼裡,自己也就一個半死人而已!

半死人?李峰自嘲地笑了笑,現在他的況和半死人沒有區別,看來,他要盡快恢復實力才行。

他深深吐了一口氣,忍著全疼痛,強支著坐了起來,不過,當他試著強行運轉前世功法《九天心經》時,與先前一樣,鉆心之痛傳來。

不過這一次,他並沒昏迷過去。

“我李峰是黑鷹特戰師的英,歷經萬千劫難,我就不信我無法將實力恢復過來!”李峰眼神毅然。

李峰一遍又一遍運轉《九天心經》,鉆心之痛不斷傳來。

李峰前世之所以能為特戰師第一高手,就是因為有了《九天心經》,有了它,他才各方麵是如此的出。

但是現在。

即便以他心,也不眉頭皺。

難道自己的傷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就在這時,突然外麵響起腳步聲,李峰心中一,停了下來。

當李峰剛剛停下運功,一個倩影便映眼簾,二十五六歲的年紀,態,當看到李峰時,眼中閃過一聲厭惡。

“你,你醒了?!”那子見到李峰盤坐在床上,不由一怔,有些意外,畢竟在將李峰帶回來的時候,李峰傷勢極其嚴重,可是一天不到,竟然能自已坐起來了?!

“嗯。”李峰點了點頭。

這位小姐生得如凝脂,螓首蛾眉,顧盼之間,引人生憐,即便他見過無數,也不得不承認這位小姐長得很。

胡媛媛見李峰雙眼盯著自己,臉微微一冷,眼神閃了閃,然後道:“沒事就好,沒本事就不要去學別人飆車。”

“飆車?”李峰聞言神一愣。這人是什麼意思?自己堂堂特戰師第一高手,怎麼可能出去玩飆車?

突然,李峰全一震,忍不住打了個激靈,臉也變得更加蒼白。一陌生的記憶,突然從他的心底沖了出來。並不屬於他的記憶資訊,如洪水般湧進了他的腦海。

李峰如同中了邪一般,愣住了!

陌生的記憶?古怪的地方?古怪的人?李峰終於有些後知後覺的意識到,媧補天計劃功了,自己奪舍重生了。據陌生的記憶,讓他知道自己回到了幾百年前的華夏。

不過……。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李峰瞪著雙眼,愣了好一會,按照媧補天計劃,自己應該穿越到二十年前,但現在卻相差了幾百年,這是怎麼回事?這如何讓他完任務?

還有,子骨竟然可以弱這樣?簡直是弱不風。

胡媛媛看到李峰裝模作樣,迷茫的樣子,眼中厭惡之更濃了。

“峰,峰,我就知道你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一個紅齒白的、眉清目秀的青年從外麵跑進來。

從記憶裡知道,這青年是他的堂弟,名李全,從小開始就是李峰的跟班,以李峰馬首是瞻,無任李峰讓他做什麼,他都毫無怨言。

然而……

李峰敏銳的發覺,這李全的眼中閃過一抹冷。如果是原來的李峰,是絕對不會發現的,但現在的李峰眼神是如此敏銳,輕而易舉的發現了李全眼中的冷。

“大嫂,你放心吧,峰一定會沒事的。”李全轉頭看著胡媛媛,眼眸深閃過一灼熱。

胡媛媛冷冷的看了李全一眼:“別。”

李峰,華夏燕京李家大。父親李川偉,華國三把手,母親是李氏集團董事長。出生於這樣一個家族的李峰,從小得到萬般寵,但不知什麼原因,明明是可以為一個飛揚跋扈的紈絝子弟的他,卻為了從小膽小怕事,格懦弱的廢。

胡媛媛,胡家大小姐,李峰的妻子,其父是西北軍區司令。胡文海和李川偉是生死兄弟,為了親上加親,在十幾年前就為李峰和胡媛媛指腹為婚。,隻是,十幾年過去了,胡媛媛為第一,天海市第一強人,而李峰卻弱無能的廢。

不過即使如此,也沒有改變兩人的婚姻狀況,幾個月前在兩家大人的商量下領了結婚證,並安家在天海市。

“這廢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妻子,這真是一朵鮮花在牛糞上。”

“就是,這種人渣怎麼配得上這麼麗的小姐。這一次掉下山崖都沒有死。”

“這種人死了活該。”

眾人的議論,饒是李峰也是麵紅耳赤。

因為這的前任簡直是個渣。這樣的人如果在前世,本不能算是男人。還好李峰心智堅定,不然,他還真想直接抹脖子自殺算了。

李峰胡媛媛眼,愣了好一會,按照媧補天計劃,自己應該穿越到二十年前,但現在卻相差了幾百年,這是怎麼回事?這如何讓他完任務?還有,子骨竟然可以弱這樣?簡直是弱不風。胡媛媛看到李峰裝模作樣,迷茫的樣子,眼中厭惡之更濃了。“峰,峰,我就知道你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一個紅齒白的、眉清目秀的青年從外麵跑進來。從記憶裡知道,這青年是他的堂弟,名李全,從小開始就是李峰的跟班,以李峰馬首是瞻,無任李峰讓他做什麼,他都毫無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