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狗血的你死我死

,這般景緻很是好,此時卻遠遠有三道影子在期間顯。“舒靖容,有你這樣的廢在舒家,本就是最大的恥辱,還妄圖能夠嫁給汐王殿下,還真是癡心妄想!也不照照鏡子,看你那是什麼鬼樣子!”言語之間及儘嘲諷之能!“你是要自己下去,還是我們送你一程!”說話之人,脂淡施,豔絕倫,一黃衫將姣好容襯托的越發麗,隻是說出的話卻絕然殘酷。之間,一襲紅站立在孤崖邊上,紅袍寬大,此時被崖邊山風吹得獵獵飛舞,帶著幾分絕然之態。一紅長...五行大陸東邊,東籬國玄月山。

一座高高凸起的孤崖,若被劍氣劈開一道的巨大鴻,斜斜傾倒在山之間,崖邊山風淩冽而起,在絕巔淡雲之間顯。

淡淡雲霧,嫋嫋山風,若若現的孤崖,這般景緻很是好,此時卻遠遠有三道影子在期間顯。

“舒靖容,有你這樣的廢在舒家,本就是最大的恥辱,還妄圖能夠嫁給汐王殿下,還真是癡心妄想!也不照照鏡子,看你那是什麼鬼樣子!”

言語之間及儘嘲諷之能!

“你是要自己下去,還是我們送你一程!”

說話之人,脂淡施,豔絕倫,一黃衫將姣好容襯托的越發麗,隻是說出的話卻絕然殘酷。

之間,一襲紅站立在孤崖邊上,紅袍寬大,此時被崖邊山風吹得獵獵飛舞,帶著幾分絕然之態。

一紅長髮掩麵的,抖了抖子,聲音弱:“二姐三姐,你們彆開玩笑了,我們回家好不好!這麼高要是跳下去可是會死的,爹爹知道了肯定會怪兩位姐姐的,我們回去好不好!”

“你自己失足落崖,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冷笑。

舒靖容此時的腳幾乎已經站到了斷崖最邊緣!隨時都會落!

心驚膽戰!恐懼!慌!

說話之間,紅子抬頭還想求饒,迎麵一支水箭閃電到了麵前,淩厲帶滿殺氣!

箭瞬間至麵前,恐懼,子下意識後倒,舒靖容整個人直接從斷崖之下落,而那隻水箭卻是劃過額邊留下一道跡……

“二姐,我們殺了這個廢真的不要麼?是被我們騙來這玄月山的,要是父親與雲先生問起來,怕是……”

“怕什麼,隻不過是一個廢,一個天然靈痕隻有一層的人,連一個普通人都比不過,你覺得父親還會理會的死活?汐王殿下也絕對不會娶這個廢,隻要死了,那麼我們汐王妃的位置自然要換人來坐!”

“況且,那個廢材隻是自己失足落崖而已!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

現代,g國國際實驗室,四個全裝備齊全的子齊聚。

“小舒子,你確定這破玩意真的能轉換空間,通電就行了?”

“流風霜,你丫的腦子冇壞,還是昨晚激過度,今天腦子豆腐渣了!我當然不確定了,那些研究員不確定的玩意我怎麼懂,咱們就是試試而已!”

“我看的豆腐渣也比你這人頭豬腦的好,想逃出這被封閉的實驗室哪有那麼容易!”

“不試試怎麼知道,反正通點電試試就知道了,現在我們試過各種辦法都出不去,也就試試而已!應該就是這樣!你……喂好像接錯了!”

“轟——!”

一朵蘑菇雲從z國郊區的某出轟然升起,引起了各方的關注,尤其知道的人,更是心底暗自竊喜,失去了這個實驗室基地,對於g國而言乃是一個巨大的損失,而在這場抱炸中,u國英損失了四名特殊職務人員,之中帶來巨大的損失。本就是最大的恥辱,還妄圖能夠嫁給汐王殿下,還真是癡心妄想!也不照照鏡子,看你那是什麼鬼樣子!”言語之間及儘嘲諷之能!“你是要自己下去,還是我們送你一程!”說話之人,脂淡施,豔絕倫,一黃衫將姣好容襯托的越發麗,隻是說出的話卻絕然殘酷。之間,一襲紅站立在孤崖邊上,紅袍寬大,此時被崖邊山風吹得獵獵飛舞,帶著幾分絕然之態。一紅長髮掩麵的,抖了抖子,聲音弱:“二姐三姐,你們彆開玩笑了,我們回家好不好!這麼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