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悲催重生

武學院,以堅強的意誌力,登上了淩武山,考覈進了靈武學院。後來,淩清撿到了一個嬰兒,全都痛得浮腫,麵目青紫,就將那個嬰兒,放在了懷中,用自己的,將那個嬰兒暖活了。那個嬰兒就是淩風,也正因為如此,淩風才質虛弱,病懨懨的。至此,他們孤苦相依。幾日前,淩風脈崩碎,是以羸弱不堪的軀,將淩風背了回來。淩風的軀冷了,就用那小的軀,將淩風牢牢地抱著,凍得渾發寒,也始終不放手。深夜中,流著淚,一次次深地呼喚著淩風的...“嘿嘿,老頭子竟然將一盞酒,封印了這麼多年!”

宏偉的殿堂中,一位青年解開了多年封印的一盞酒,瞇了瞇眼睛,不心神舒泰。

“這下,可便宜我淩風咯。”

他輕哼一聲,捧著那盞酒,一飲而盡,砸了砸,可惜沒有滋味。

“嗷……”

猝然!

淩風一聲慘,堅固如聖兵一般的軀,驟然間**,縱然是強大的金太,自他浮現,都遏製不住,那種**。

旋即,他解,兩眼一黑,意識陷了餛飩的黑暗中……

神武大陸,靈武學院,山下。

夕西墜,秋風蕭瑟。

一間茅草屋,四周亮,一張破舊的竹床,咯吱搖,像是隨時會坍塌一般。

“嗷,疼……”

淩風口乾舌燥,手腳麻木而冰冷,渾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別是頭部與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連眼皮都沉重如山,周圍一片黑暗,

“麻蛋,沒想到我淩風,竟因著一盞破酒,**而死!”

淩風乃是武聖!

他天資出,四歲就為了武徒,六歲武師,七歲鎮聖山年輕一代,三十歲時,步了武聖境界,了整個聖山,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武聖。

那一年,他潛聖山藏功殿,將所有的功法都翻看了一遍,最終,他在藏功殿室中,發現了一盞古酒,被封印了很多年,因此而悲催的**了。

“嗷……”

突兀地,淩風頭部猛地刺痛,一駁雜的資訊,驟然間湧了進來,令他頭暈目眩。

“我淩風還沒有死,我竟然重生了!”

那駁雜的資訊,來自於一個年,也就是這個軀的主人。

令淩風驚奇的是,這個年竟然也淩風,年僅九歲,隻是命運,卻比他還要悲催。

淩風,自小就孤苦,被人拋棄在街頭,在一個寒風冷厲的冬季,被一個做淩清的,自雪堆裡抱回來,以將他暖活過來。

而淩風這個名字,就是淩清起的,寓意清風。

神武大陸,揚武敬神,武者有九大境界:武徒、武者、武師、武靈、武皇、武聖、武尊、武神、武帝。

縱然是最弱的武徒,都可斷石斬浪,而最可怕的武帝,甚至可以翻江倒海,震塌乾坤,當然那是所有武者的終極領域。

因此,神武大陸,每一個年都將為武者,當畢生最大的夢想。

可偏偏,淩風軀羸弱,經脈奇詭,雖然能夠練武,可是軀與經脈都承不住武者真氣,一即潰。

說白了,就是玻璃脈!

“廢啊,想我淩風,最年輕的武聖,竟然重生在這樣的廢上。”淩風口不能言,可是意識卻很清醒。

玻璃脈,不可練武,一旦運轉功法,經脈中的武者真氣,就會將經脈與都崩碎,瞬息間斃命,這是一種廢的不能再廢的質。

可偏偏,他就重生在這樣的廢上。

年淩風,也正是因此,而悲催死亡!

自小,淩風就與淩清,相依為命,對於淩風來說,他這條命是淩清撿回來的。

一直以來,淩清都很疼他,靈武學院,每個月都會發放一枚養靈丹,而每每淩清隻是淺淺地咬一小口,剩餘的都帶下山,讓他吃掉,希可以治癒他的玻璃脈。

這讓得淩風很,對於淩清很敬,將看得比自己的命還要重要,可惜,玻璃脈豈是,幾枚養靈丹可以治癒的?!

就在三日前,三名靈武學院的外門弟子,竟然對淩清出言不遜,辱罵是黑骨,這怒了淩風。

他們可以辱罵他為廢,但是絕不能辱他的小姐姐淩清。

那是淩風的逆鱗,之即傷。

淩風氣得麵龐青紫,咬牙切齒,含怒出手,結果,的武者真氣,直接暴走,將他經脈崩碎,就這麼悲催的死了。

“姐姐,一個人會很孤苦吧?”

年淩風,最後一執念,也瓦解消散了……

“孤苦的姐弟!”

淩風輕嘆一聲,自那年淩風的記憶中,他瞭解到,淩清也是一個孤兒,三歲時,就失去了父母,靠著養長大。

可是,在五歲那年,也離世了,隻剩下,孤苦無依。

那一年,一個人跋山涉水,來到了神武學院,以堅強的意誌力,登上了淩武山,考覈進了靈武學院。

後來,淩清撿到了一個嬰兒,全都痛得浮腫,麵目青紫,就將那個嬰兒,放在了懷中,用自己的,將那個嬰兒暖活了。

那個嬰兒就是淩風,也正因為如此,淩風才質虛弱,病懨懨的。

至此,他們孤苦相依。

幾日前,淩風脈崩碎,是以羸弱不堪的軀,將淩風背了回來。

淩風的軀冷了,就用那小的軀,將淩風牢牢地抱著,凍得渾發寒,也始終不放手。

深夜中,流著淚,一次次深地呼喚著淩風的名字,直至,昏睡過去。

那是淩風第一次見到小姐姐流淚,也是最後一次,見到流淚……

“我淩風乃是武聖,天賦驚空,可是如今,我卻想為你活一次!”

竹床上,淩風眼角落下了兩行淚。

曾經的武聖淩風,腳踩天驕,拳撼長老,彩照空。

如今,他重生在一個廢上,經脈碎,廢得比以前還要嚴重的多。

可是,他卻要重活一次。

不隻是為了他自己,更為了孤苦的“小姐姐”。

“我看了聖山功法,三千卷,既然經脈被廢,那就從煉開始,一步步登上武道之路。”

淩風沉默了片刻,而後呢喃道。

煉道!

曾經有過這樣的人,經脈碎,可是卻以大毅力,苦熬過來,一步步登上了絕顛。

那個絕代人,就是聖山聖主!

“吱呀”

茅草屋,那糙的竹門被推了開來,一道小、羸弱的影,走了進來。

“啪嗒”一堆柴火掉在了地上。

“小風,你醒……醒了?”

一個清麗而哽咽的聲音,在淩風的耳旁炸響,一個軀一僵,站在原地。

一滴滴清淚,自那張瘦小的麵龐上,滴答下來,喜極而泣,淩風活過來了。燥,手腳麻木而冰冷,渾上下,都像是被拆散了,特別是頭部與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連眼皮都沉重如山,周圍一片黑暗,“麻蛋,沒想到我淩風,竟因著一盞破酒,**而死!”淩風乃是武聖!他天資出,四歲就為了武徒,六歲武師,七歲鎮聖山年輕一代,三十歲時,步了武聖境界,了整個聖山,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武聖。那一年,他潛聖山藏功殿,將所有的功法都翻看了一遍,最終,他在藏功殿室中,發現了一盞古酒,被封印了很多年,因此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