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得啊!”這時,顧蘭蘭猛地回過神來,連忙推了推邊的老公劉鄴。劉鄴一驚,也是立馬反應過來,瞬間激地渾發抖。趙山河名下的彙通地產,最近剛剛公佈了一個超大型地產專案,而劉鄴家裡正好是做建材生意的,如果能夠攀上他的關係,為這個專案的建材供應商,那麼......“趙山河向來深居簡出,求他辦事的人能排隊到三環以外。今天居然被我撞上了,真是老天爺都讓我發財啊!”劉鄴笑得都歪了,他隨意地掃了眼葉天行,不屑道:“蘭蘭...“先生,請留步!”

葉天行剛趕到艾森國際兒英語學校,一個穿低裝的人,上帶著一刺鼻的香水味,滿臉諂地攔住了他。

“請問,您孩子是在這裡上課嗎?”

“是。”葉天行眉頭微皺,淡淡說道。

“那太好了!”

那人麵喜,直接一把抓住葉天行的袖子,討好地道:“我是隔壁兒培訓機構的老師,我們公司推出了暑期夏令營,包含鋼琴、繪畫、遊泳等專案,一定能夠讓您的孩子贏在起跑線上,您考慮一下?”

“不用了,我兒子不需要。”

葉天行搖了搖頭,漠然地將袖子從手中出。

“哎,話不能這麼說嘛!”

人嫵一笑,兩眼水汪汪的,眉目含春地道:“孩子年紀小,多學點東西總不會錯,做家長的要多替給他們想想。”

“而且,隻要您報了我們的夏令營,為了孩子的長,我願意和您多多流。”

艾森國際兒英語學校,整個百山城最頂級的兒英語培訓中心,全外籍教師教學,能在這裡上課的孩子,家庭條件絕對非同一般。

在這人眼中,就算推銷夏令營失敗,但隻要能勾搭上一名富豪,就可以立馬飛上枝頭變凰,比站在街邊賣課要好的多。

葉天行雖然穿著一地攤貨,但既然有閒錢把孩子送到這裡來學英語,那麼他的家必然相當不菲。

說不定,就是那種行事低調的富豪,如果能夠攀上這個高枝,不介意出賣相。

正當心中盤算之際,一對錦華服的年輕夫妻並肩走了過來,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哎,這不是葉天行嗎?聽說你兒子英語還行,原來也是在這裡學的啊。”

“怎麼,學了英語還不夠,還想去夏令營學點其它東西?”

顧蘭蘭取下價值幾萬塊的墨鏡,神看起來親切熱,然而那淡漠的瞳孔中,卻是帶著濃濃的譏諷。

“原來幾位認識啊!那真是太好了!”

老師見狀,當即一拍大,驚喜道:“既然這麼有緣分,不如各位都報我們公司的夏令營吧,孩子在一起也有個照應。”

說話間,一邊還諂地向三人手中各自塞了份報名錶。

“緣分?”

然而這時,顧蘭蘭卻是“噗嗤”一下,直接笑了出聲。

“就憑他,也配和我們談緣分?”

“區區一個紀家的上門婿,吃飯的廢,他的種,不配和我孩子在同一個夏令營!”

“再說了,我又不是不瞭解他家況,全家都靠紀芷萱那點死工資過日子呢,養家餬口都費勁,送兒子上個英語培訓班還差點冇緩過來,就這種窮蛋,報得起夏令營?”

“姑娘,你好歹也算個老師,怎麼看人就這麼走眼,這種無分文的垃圾,本就付不起錢,你乾嘛在他上浪費時間呢?”

顧蘭蘭和葉天行的妻子紀芷萱是大學室友,然而紀芷萱不僅值逆天,還是個品學兼優的學霸,被公認為校花,芒完全掩蓋了顧蘭蘭。

因此,整個大學期間,顧蘭蘭簡直對嫉妒得快要發瘋!

不過之後的事,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高高在上的神紀芷萱,居然嫁給了葉天行,一個無權無勢,冇有才華,還冇有上進心的24k純廢!

顧蘭蘭當時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差點冇笑背過氣去!

從那以後,每次遇見葉天行都會刻意辱他,彷彿這樣,紀芷萱就被踩在了腳底,狠狠臉!

“什麼?你竟然是上門婿?”

老師聽到顧蘭蘭的一番話,頓時臉一黑,直接把他手上的報名錶搶了回來,狠狠撕碎。

“你這種吃飯的窩囊廢,不配在我們夏令營報名!”

嗬嗬,自己還真是看走了眼,如果讓這種人的孩子混進夏令營,簡直就是拉低檔次!

“出門在外,有點自知之明好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多大老闆呢!”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趁早滾蛋吧!”

老師惡狠狠地看向葉天行,眼神中充滿鄙夷和厭惡,彷彿他是隻噁心的蒼蠅。

叮鈴鈴!

這時,艾森國際兒英語學校的下課鈴響了。

“說完了嗎?”

葉天行的臉上終於有了波,他掃了眼老師,淡然地道:“說完的話,就讓開吧,我要接我兒子回去了。”

對於這些人的辱,他左耳進右耳出,完全冇放在心裡。

自從娶了紀芷萱,當了紀家上門婿的那一刻起,他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四年來,他也完全習慣了這樣的待遇。

不論是誰,隻要知道了這門婚事,一定會為紀芷萱鳴不平!

堂堂紀家明珠,高貴豔的神,居然下嫁給這樣一個冇能力,冇背景,還冇骨氣的廢,簡直就是一朵鮮花在牛糞上!

每到這種時候,葉天行從來不會辯解,似乎預設了這樣的指責。

然而,隻有他自己知道,葉天行這個名字,蘊含著多麼恐怖的能量......

“讓開?憑你也配?”

老師冷冷一笑,正準備繼續打擊葉天行,就在這時,周圍忽然傳來一陣,一愣,轉看去,頓時瞪圓了眼睛!

隻見路邊,一輛黑的勞斯萊斯在三輛悍馬的護衛下停了下來,駕駛座上的司機下車,居然是彙通集團的董事長趙山河!

這一幕,讓所有人震驚失聲。

作為百山城的房地產巨頭,商業钜子,他竟然從駕駛位上下來?

是誰,竟然敢讓這樣的大佬當司機?

隻見,趙山河下車之後一路小跑,徑直走到勞斯萊斯後排,討好地拉開車門,低頭恭敬道:“楚爺,地方到了。”

聞言,眾人瞬間傻眼。

以趙山河的地位,居然在此人麵前如此低聲下氣。

這個“楚爺”,到底是什麼份?

在眾人驚愕好奇的目中,一個穿黑勁裝,材拔的年輕男子,神冷漠地從車上下來。

“老公,彆愣著了,機會難得啊!”

這時,顧蘭蘭猛地回過神來,連忙推了推邊的老公劉鄴。

劉鄴一驚,也是立馬反應過來,瞬間激地渾發抖。

趙山河名下的彙通地產,最近剛剛公佈了一個超大型地產專案,而劉鄴家裡正好是做建材生意的,如果能夠攀上他的關係,為這個專案的建材供應商,那麼......

“趙山河向來深居簡出,求他辦事的人能排隊到三環以外。今天居然被我撞上了,真是老天爺都讓我發財啊!”

劉鄴笑得都歪了,他隨意地掃了眼葉天行,不屑道:“蘭蘭,咱們去辦正事,彆再跟這個狗東西廢話了,跌份!”

顧蘭蘭冷笑著點頭,隨即拿出化妝鏡仔細補妝,而劉鄴更是直接將的襬向上提了不,出大。

“趙總......”

顧蘭蘭扭著水蛇腰上前,拋了個眼,聲道:“我和我老公是劉氏......”

“滾開!”

不料,趙山河眼神一厲,直接將猛地向一旁推去,像趕蒼蠅似的,本冇有搭理的意思。

顧蘭蘭和劉鄴夫婦頓時臉漲紅,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鑽進去。

那黑勁裝男子漠然地瞥了他們一眼,隨即準備移開視線,臉上神興致缺缺。

然而這時,他的目掠過顧蘭蘭和劉鄴後的那道人影,忽然,形猛地一,整個人如遭雷擊!

他死死盯著那人,激得渾抖,臉上的表敬畏而又難以置信,彷彿見到了一位貴不可言的大人!

“楚爺,整個百山城都查遍了,姓葉的人很多,但符合您條件的很,還冇確認的,隻剩這一個了......”

這時,趙山河發覺到楚厲神的異常,頓時一愣,驚道:“楚......楚爺,發生什麼事了?”

他約知道這位爺的來曆,從死人堆裡殺出來的戰功赫赫,向來都是威嚴冷漠,對任何事都是不假辭,自己還是第一次見他如此失態。

隻見楚厲僵,直直看向葉天行,虎目泛紅,聲音微道:

“您......終於出現了嗎?四年,整個大夏軍部都在找您。”

“葉......神!”譏諷。“原來幾位認識啊!那真是太好了!”老師見狀,當即一拍大,驚喜道:“既然這麼有緣分,不如各位都報我們公司的夏令營吧,孩子在一起也有個照應。”說話間,一邊還諂地向三人手中各自塞了份報名錶。“緣分?”然而這時,顧蘭蘭卻是“噗嗤”一下,直接笑了出聲。“就憑他,也配和我們談緣分?”“區區一個紀家的上門婿,吃飯的廢,他的種,不配和我孩子在同一個夏令營!”“再說了,我又不是不瞭解他家況,全家都靠紀芷萱那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