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刺殺夢

個東西,把它帶走,其它動物慌忙來給我說,我立刻追隨味道過去,我看到了什麼,那一群野人,正在剖元妹的身體!!這些人類是最野蠻的野獸!!他們必須死。即使代價是我也死掉,百年修為,能夠救這一片山林生靈也值得!!”我聽完“他們真操蛋,就這麼愛吃野味嗎?真是一群惡魔,飯食足思淫慾,越是啥都有,越是不滿足!他們還有什麼秘密,要不不能專門跑來這裡建屋大規模獵殺生靈。”“你說的對,他們想要修仙,尋找百年以上的生靈...一個女子站在房簷上,一身黑衣,帶著黑色的帽子,揹著一把劍,風胡咧咧的颳著,身上的衣服被刮的颯颯作響,眼神很冷的看著遠方不知道哪裡,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冷冷的男子聲音“你確定要去?”我瞬間從第三視角進入到女子體內,“我有的選嗎?”一個聲音從我嘴裡發出。我心神愣了一下,盤算:這是啥情況啊?我是誰啊?又是空投啊,我要知道誰後臺操作,我詛咒它,給個前情提要和任務主線行不行?算逑走一步算一步吧,趁著這個意識還有殘留,我順著聽聽。

“你已經身負重傷,還要去刺殺成帝。”男子聲音中稍微有些關切之色。“臥槽,重傷、刺殺、成帝?!玩命局啊!我能不出來嗎?”

“已經休養一月有餘,該去了。”女子還是非常的冷的聲音回答,我在她體內感受不到一點情緒波動,真牛逼啊,這個殺手,要不就是遭受過非人訓練,要不就是經歷過死亡,才能這般看淡生死。

“唉,你保重……”男子控製情緒的回答。我感受到了男子的無奈,這倆啥關係,男子明顯關切,但是又這般冷峻。上級?不像,改命令就行。同事?不像,這女的沒有一絲溫度。下屬,倒是有點像,畢竟恢復語氣不容質疑。我搖搖頭,不猜了。我先考慮這局任務是啥吧,我要能早點從她重傷救進夢多好還能搞個失憶症,問問情況,這可好,她還有意識,我還不知道她的記憶……所以人類其實最後也就借這個身體活個記憶和體驗,那麼執著幹嘛呀。

女子沒有再回答,幾個跳躍開始趕路,我在裡麵快無語了,我要是能做啥,我就抱著她的腿哭,大姐,我想活著,咱能不能不搞這麼大事情。你一個人啊,去成王府,那不是有去無回,能不能籌謀一下啊。剛那位大哥,你能一棍子把她悶暈嗎?啥時時候我能主導這身體啊。

隨著女子漸漸逼近一座很豪華的宅邸,我心開始越來越涼。早點投胎也行,就是渾身疼個一週,換個夢境也行。接近豪華宅邸時,她突然停止,轉身向旁邊一座小宅邸跳去,“咦,她要幹啥?”

隻見進了這小宅,她身體明顯放鬆了一些。她進入一個黑暗的屋子,然後轉動櫃子上一個不起眼的小瓶子,牆麵出現一個暗門,進去,她拿上牆上掛著的自然的提燈,緩緩進入一個黝黑的小道,我感受她內心,是一種平靜,也沒有期待和害怕,隻是一種無情緒的平靜,慢慢前麵出現亮光,進入到一間小屋子,屋內供奉的是很多靈位,非常多,她聲音冷靜說到“各位祖輩和將士,血債血還,時間已到。孫輩在此最後一拜,願祖輩和將士護佑。”鄭重拜完,她轉身走到一個小靈牌旁,伸手轉了一下,一道門在這些靈牌間出現,跟著緩緩走進去,這是一間放滿衣物的屋子,我仔細看這些衣物,我不禁咦了一聲,男士,王爺衣服,這又是啥奇幻劇情,果然夢境沒有邏輯,她換上衣物,麵容改變,我目瞪口呆,易容還是法術?這個世界還有法術?這是誰的容貌?越來越有意思了。她看了看鏡子中的人臉,嘆口氣,轉了下鏡子,鏡子慢慢轉開了,她繼續往裡走,走了一段時間,到了一個石門前,按動旁邊一個小石頭,把提燈掛在旁邊,石門開啟,我心裡不禁想,工程量不小啊,她到底什麼背景?找到什麼珍玩嗎?”“有,已經給陛下運到珍玩庫了,這是品單。”“果然是我最器重的立王。走去看看。”“晚上設有宴席,慶祝立王身體康復。”“是,陛下。”我看著這張瞬息萬變的臉,這是個瘋批吧。跟隨著成帝往珍玩庫去,進入珍玩庫,我不禁感嘆,怪不得這世間最需要控製慾望的就是真正掌握權力的人。一句話,萬千百姓遭殃。這珍玩庫是一個大園子,有很多個大屋子,庭院中矗立著幾個非常大的奇石,我看著沒有驚歎,最多感受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