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刺殺夢3

吶,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身後慘叫聲起,我看了看前麵奔跑的隊伍,這速度怕是不能平安,我轉身超慘叫聲處跑去。幾個跳躍我遠遠看見掛在樹枝上的人,我走近一看,是那個麵部已經扭曲的老師。‘唉,因果報應。”剛開口唸了一段輪迴咒,一個聲音響起“你還敢在”我扭頭,看見蛇妖盤在一顆大樹上,蛇頭對著我。我看到它身上掛著一個注射針,裡麵藥品還有一半。“我不在不行啊,這些為首的都已經陪葬了,剩下些可以放過嗎?”“不!”“什...第二天,在大家肅穆的眼神中,這王爺踏上一輛華麗的馬車,緩緩駛去,在車裡,她隨手把玩著一塊玉牌,是一個很白潤的羊脂玉,刻著立字。她突然開口

“我知你在我體內”

“啊?啊?!”

“我雖聽不到你聲音,但我知道,你是從我傷醒後在的,我卜了一掛,你無害且來幫我的,所以我沒出聲詢問你。我不知道你從哪裡來,但既然來了,就先安靜待著,之後發生的你隻看就好,既然在我體內未奪我神智,說明你也在思量,那就先別做任何舉動。”

“我倒想,我不會啊。”

“我給你說一些這世道,我之所以女扮男,因為這是我弟弟,已邊境殉國,我和他雙胞胎,長相相似都從小習武,之所以我扮演他,因為他與現在的成帝是從小玩伴,後因為一些權利鬥爭,我們全家被調遣守邊境,成帝要我入宮為妃,實質為人質,我弟弟和家族不願,剛好外族入侵,戰死,我家族對外說我戰死,而我從那時起便是我弟弟,後成帝猜測我們擁兵自重,正時邊境大批侵略,因為整整半年沒有任何援助,我族全部殉國,都說是小人讒言佞語,若不是說中了帝王心事,他怎會信,甩給小人,維護皇族尊嚴的一貫伎倆。後我族拚死隻留下我一人,成帝為彰顯自已帝王包容,迫不得已,把我安排在皇都監視,所以密道我安排在王府外,而我以我弟弟身份活著。為存活,我讓自已成為花天酒地,不問世事,隻會享樂的王爺。”感受到她內心起的一絲波動,但很快又冷淡下來。

“現在境外入侵,邊境戰事愈演愈烈,民不聊生,官員橫行殘酷,貪汙剝削已經剩一口氣的百姓,而成帝割地和談,想要一時太平,怎麼可能,人心貪婪,國家示弱隻會引來更多蠶食,而現在他又要大興土木,讓我負責遍尋能工巧匠,藉此機會,我遍尋天下殘留苟活的各個後裔,慢慢組建到現在,今天以後,一切定局,此去九死一生,若後期我消散,你還在,那就替我看看這滿目瘡痍的山河是否會好起來吧。”她輕輕拍了拍心口,我聽完,感慨這個女子很非凡,這一趟夢的旅行也讓我很感謝,山河能延續,也正是這一代一代的人守護。

進入皇宮,“王爺請下轎,皇上給您準備了步輦。”

“其實你在,也算有個陪著我的人,這感覺也不錯。”我心疼了一下她,又覺得也得心疼自已,這就是共命運的感覺吧。

她起身,走下,慢慢上步輦,兩麵高牆聳立,明顯陰森起來,壓抑的讓人感覺有進沒出,果然,就喜歡玩這些心理壓迫的暗示,彰顯權力的把戲。

隨著抬轎者輕快無聲的步伐,一路寂靜,突然宮人張嘴“王爺前些生病,陛下甚是擔憂,昨日聽聞王爺身體康復,陛下非常欣慰,一早在召見您,現在在書房等您呢。”主線行不行?算逑走一步算一步吧,趁著這個意識還有殘留,我順著聽聽。“你已經身負重傷,還要去刺殺成帝。”男子聲音中稍微有些關切之色。“臥槽,重傷、刺殺、成帝?!玩命局啊!我能不出來嗎?”“已經休養一月有餘,該去了。”女子還是非常的冷的聲音回答,我在她體內感受不到一點情緒波動,真牛逼啊,這個殺手,要不就是遭受過非人訓練,要不就是經歷過死亡,才能這般看淡生死。“唉,你保重……”男子控製情緒的回答。我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