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001章

墜落。螢枝心裡憑空一,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扶穩,“小姐醒了。”“轟隆。”一聲悶雷,將季央細弱的聲音遮蓋了去。季央目不,看著螢枝又說了一遍,“你我什麼?”螢枝嚨一苦,哀求道:“小姐。”皇上病重不起,定北候卻在這個時侯帶兵私闖皇宮,被梁王一舉拿下,指其謀反,侯府上下一乾人等全部被判斬首,若非早在徹查之際世子就想方設法送出休書,小姐為世子夫人又如何能。可如今人都去了,小姐又何苦要困死自己。季央靜靜看著不說話...承景二十四年,秋。

狂風大作,低的大片黑雲遮去天,將天地的沉窒息,屋簷下振翅低旋著幾隻不知從何飛來的烏,礪嘶啞的聲難聽至極,混著吹門窗獵獵作響的狂風聲,落耳中直讓人心神不寧。

烏盤旋不散,不是好的征兆。

空的院子裡隻有一個丫鬟低著頭在掃落葉。

“咳、咳咳……”

急促的咳嗽聲從屋傳出,這在死寂的院子裡顯得怪異淒涼。

呆滯掃地的丫鬟如夢初醒,快步走進屋。

“螢枝,外頭是下雨了嗎?”

一隻素白纖弱到不見的手撥帳幔,五指攥攏,指甲蓋上的月牙都淡的看快不見了。

纖薄的紗自腕上落,出的一截手臂同樣細弱的彷彿輕輕一折就能斷。

季央緩慢坐起,鬆垮的發髻隨著珠釵的墜落披散在肩頭,發在臉頰上,昔日穠麗的容被蒼白與憔悴所取代,掌大的小臉消瘦了不止一圈,下顎尖細,眼眶下浮了層黑,羽睫垂落,半遮的眼眸黯淡無。

從前這雙眼兒瀲灩醉人,是從骨子裡出來的麗之。

而今就這麼倚在雕欄上,羸弱的好似一株即將凋零的花朵,隨時都會墜落。

螢枝心裡憑空一,三步並作兩步上前扶穩,“小姐醒了。”

“轟隆。”一聲悶雷,將季央細弱的聲音遮蓋了去。

季央目不,看著螢枝又說了一遍,“你我什麼?”

螢枝嚨一苦,哀求道:“小姐。”

皇上病重不起,定北候卻在這個時侯帶兵私闖皇宮,被梁王一舉拿下,指其謀反,侯府上下一乾人等全部被判斬首,若非早在徹查之際世子就想方設法送出休書,小姐為世子夫人又如何能。

可如今人都去了,小姐又何苦要困死自己。

季央靜靜看著不說話,多年的主仆,螢枝再瞭解不過了,小姐看似子,可骨子裡卻執拗。

螢枝輕聲道:“夫人,奴婢伺候你起。”

季央舒展眉眼,淺淺的笑開了,猶帶著氤氳的迷朧。

窗外的雨滴從稀稀落落的三兩滴驟然變了急雨聲,從屋簷下掃,劈裡啪啦的砸在窗子上,好似要將這一室的抑與窒悶全部洗刷走,然而卻隻是徒勞。

螢枝替梳好發髻,季央拿起桌上的胭脂,指腹輕沾塗到麵上,好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憔悴。

“今日是初三了吧。”季央著窗子外頭,被大雨打的枝椏探進迴廊。

螢枝鼻頭發酸,“夫人,已經是初五了。”

季央笑了笑,已經過得混沌到連日子都記不清楚了。

雨幕中,季宴踩著水窪匆匆走來,連傘都沒有撐,神凝重。

螢枝急忙打了傘出去,舉高了給他撐著,“爺來了。”

季宴吩咐,“你快去給小姐收拾行裝。”

走到廊下,季宴撣去上的水珠才進了屋。

季央看到螢枝進來就開始收拾東西,也不過問,而是拿了塊乾凈帕子遞給季宴,“下著雨哥哥怎麼也不知道打把傘,快,別著涼了。”

季宴接過帕子,俊朗的麵容上不見了剛才的愁,他朝季央笑道:“你子一直不見好,我想著送你去江寧吳世伯的莊子上住一段時日,江南風水養人,對你的病癥也有好。”

季央順從點頭,聲問,“什麼時候出發。”

季宴頭一哽,“馬車就等在外麵。”

見雨勢變弱,季央回頭對螢枝道:“拿幾件換洗的就好。”

季宴將季央送上馬車,臨行前,他了季央的頭發,“當初你和裴知衍的婚事哥哥沒能阻止,這次……”

季宴沒有再往下說,吩咐車夫啟程。

季央忽然隔著布簾抓住季宴的手,“我不後悔,哥哥,我不後悔嫁給他。”

所有人都覺得不喜歡裴知衍,曾經就連季央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直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當時錯得有離譜。

在季宴錯愕的目下,馬車漸漸遠去。

季央放下布簾,聽著車滾的聲音,慢慢就有些力不支,閤眼靠在瑩枝肩上睡去。

“籲!”

忽然間,車夫用力拉韁繩,連帶著馬車劇烈晃。

季央從昏睡中驚醒過來,不待詢問,外麵隨行的護衛揚聲大喊:“小姐千萬不要出來!”

接著就是兵刃相撞發出的刺耳中,螢枝抱著季央擋在前麵,聲音都在發抖,“小姐別怕。”

不過多時,外麵恢復了平靜,馬車竟又緩緩前向駛去!

安靜的詭異,的空氣中有腥味飄,季央抖著手挑開車軒上的布簾,護衛和車夫的屍首就躺在泥地上,雨水與水混一片。

季央臉慘白,走不掉了。

季央被帶到一座別院,四周隻有荒田林木,蕭條瘮人,院門外突兀的掛著喜綢和大紅的燈籠,詭異之極。

一個婆子笑瞇瞇的朝季央請安,“夫人先隨老奴去歇息吧。”

就連屋子都被佈置了喜房的模樣。

“夫人好好休息。”婆子關上門退了出去。

季央讓螢枝去將行李放好,自己則靜靜的坐在繡凳上等待。

葉青玄剛下朝就匆匆來了別院,上的服還來不及換下,擺被濺起的雨水印出深深淺淺的印記。

他走進院子

問:“夫人怎麼樣了,可有害怕哭鬧?”

婆子欠著子道:“回大人,夫人正在屋歇息,並無哭鬧。”

葉青玄頷首進了屋,見季央看到他沒有一意外,他也如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語氣輕,“表妹。”

季央站在窗欞前,烏雲遮蓋去了天,半明半暗間憔悴的麵容顯得有幾分不真實。

葉青玄眉心凝起薄薄的擔憂,“明日我讓太醫來給你診脈,你的子需要好好調養。”

季央開口,氣息極淡,“不知葉大人帶我來此,是為何事。”

葉青玄將視線落在盤起的婦人發髻上,看了片刻,慢慢走近抬手將發間的簪子出,讓青垂落。

“我們還沒有婚,怎麼就將頭發盤起了。”葉青玄把玩著簪子,算是回答了的問題。

他的靠近讓季央驚,極快地退開一步,眼睫繃不住輕輕,眸中皆是戒備,“大人忘了,我本就是嫁了人的婦人。”

葉青玄麵上的表淡了下去,他返走到一旁的紅木小圓桌旁坐下,“表妹便非要說些我不聽的話?也是我太寵著你,你當初要見裴知衍,我也一次次的讓你見了。”他嘆了口氣,“是怎麼做也不能讓你高興了?”

葉青玄眉眼著無奈,聲音輕淺,溫文儒雅,紋孔雀補子的服穿在他上也不會給人施予威的迫人,就好似是一個書生。

可季央卻清楚這副皮囊下是怎樣的黑心腸!

他與梁王勾結設計陷害定北候謀反,又利用讓裴知衍說出虎符的下落,趁機奪取,甚至早在嫁侯府時,葉青玄就把當了一顆棋子。

如今他怎麼還能冠冕堂皇的說出這些話來。

季央纖細的手指越握越,“你若是死了,我倒是能高興些。”

葉青玄臉陡然變得難看,“若非是裴知衍橫一腳,你本該是我的妻子,你當初不也是不願意嫁給他。”

“我不願意嫁給他就一定願意嫁給你了嗎!”季央通紅著眼與季宴僵持,瓷白的上凝著剔的淚水,形纖弱的好似一就要破碎。

葉青玄站起來走到麵前,緩緩道:“由不得你願不願意,季宴以為把你送走就萬事大吉了?”

季央握了手心,葉青玄這樣篤定,恐怕連哥哥將送走,都在他的謀劃之。

為的就是從今以後,世上再無季央。

“笑一笑。”葉青玄說。

季央不肯,他就慢悠悠地說,“表妹當初幫著裴知衍送出虎符,不知這當中有沒有季家的參與……”

季央渾發抖,葉青玄在威脅。

他說,“笑。”

季央被他著下,僵的扯角,極難看的一個笑,葉青玄卻滿意的鬆了手,“嫁晚些就送來了,表妹穿上必然好看。”

“郡主可知道你在外頭置宅子,另娶他人?”季央譏諷道:“梁王若是知道,恐怕不會輕易饒了你。”

葉青玄不為所,“表妹可是吃味了?”

他兀自一笑,“我心中隻有表妹,一切婚儀該有的,半樣都不會落。”他抬手上季央的臉頰,神癡迷,“明日一過,你我就是夫妻。”

被葉青玄的地方就如同螞蟻在啃咬著,季央死死忍著心中的惡心,輕聲道:“親之前,新人是不能見麵的,否則不吉利。”

葉青玄怎麼會不知道的抗拒,但是既然肯服,他也願意縱著,他們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來。

葉青玄笑道:“我明日過來。”

夜裡,下人送來嫁,季央將它被鋪在床上,紅艷似火。

燭下,季央的臉蒼白的令人心驚,螢枝泫然泣,哽咽說,“夫人……”

季央竭力嚥下間的腥甜,對螢枝道:“你去休息吧。”

螢枝搖搖頭,“鍋中煨著參湯,奴婢去端來。”

等螢枝離開,季央抖著手拿起嫁,用蠟燭點燃扔進了銅盆裡。火舌竄起舐著嫁,頃刻間就燒去了一半,靠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火映在蒼白的臉上,瓣卻鮮艷滴。

麗,也絕。

隨著火焰燃燒,一同燒去的好似還有的生命。

螢枝端著參湯從外頭進來,看到屋的景象手一抖,碗直接落在地上砸了個碎。

“夫人!”螢枝跌跌撞撞地跑到旁,哭喊著搖晃。

季央作遲緩的眨了眨眼,抬起頭笑道:“螢枝,你瞧我膽子大嗎?葉青玄知道了會不會氣死。”

裴知衍曾對說,我的央央就是要膽子再大點纔好,捅破天了也有我給你撐著。可是後來他陷絕境時,隻給了一紙休書,說護不住了。

騙子。

螢枝說不出話來,捂著一個勁地哭。

“哭什麼。”季央替了眼淚,著火焰喃喃道:“死了或許就能在曹地府見到世子了。”

季央眉心出灰敗的死氣,眸逐漸渙散。

螢枝放聲大哭,“夫人,奴婢求您了,您一定要振作!來人,快來人!”

“可是他不願意見我了,他說若能重新來過,寧願從不曾認識我。”季央漸漸閉上眼睛,淚水順著臉頰落,細啞的聲音裡滿溢了委屈。

“不會的。”螢枝用力搖頭,淚流滿麵,“世子爺說得是氣話,夫人向他解釋清楚就好了。”

“真的嗎。”季央的聲音出了雀躍。

舒展開眉心

瓣翹起,兩側麵頰上各浮現出淺淺的梨渦,“他那麼疼我,定會原諒我的。”

有一回裴知衍抓著自己荒唐,被急了撓破了他的臉。

裴知衍眸輕瞇,語氣危險地說,央央這雙手利的很,我該怎麼罰你呢。

季央那時害怕極了,閉了眼睛,哪知他卻握著手,逐一親吻過的指尖。

彷彿有源源不斷的水流灌耳朵,口鼻……窒息無法氣,不斷墜落,墜落。

原來死是這樣的覺。

恍惚間,季央又聽到悉的聲音在耳邊咬牙切齒,“這次我該怎麼罰你呢?”

聲音近的好似是著說得,季央睜不開眼睛,憑著本能去近那悉的溫度。帕子遞給季宴,“下著雨哥哥怎麼也不知道打把傘,快,別著涼了。”季宴接過帕子,俊朗的麵容上不見了剛才的愁,他朝季央笑道:“你子一直不見好,我想著送你去江寧吳世伯的莊子上住一段時日,江南風水養人,對你的病癥也有好。”季央順從點頭,聲問,“什麼時候出發。”季宴頭一哽,“馬車就等在外麵。”見雨勢變弱,季央回頭對螢枝道:“拿幾件換洗的就好。”季宴將季央送上馬車,臨行前,他了季央的頭發,“當初你和裴知衍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