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開局一座天機閣

怪,彷彿蘊藏著一種極其玄妙的道理。注視之中,居然有種頓悟之,氣息流轉,修為居然突破了!“仙兒,你……你這是突破了?”宮裝婦驚異的著弟子,“你剛纔是不是頓悟了?”“對。”葉仙兒點頭,奇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著看著,就頓悟了,然後就突破到了神泉境界。”“師父,要不我們進去看一看?”葉仙兒覺得,的突破和天機閣的關係很大。“不要浪費時間……仙兒,你……”宮裝婦正要阻止,但葉仙兒已經走天機閣。閣樓之...南荒,玲瓏城。

一條主乾道上,一座閣樓建。

葉旭輕手輕腳的掛上一塊牌匾,揭下紅布。

天機閣!

大門兩側,還有一副對聯。

上聯:曉未來通古今。

下聯:批斷五行。

橫批:天機可測。

“知古今未來,好大的口氣!”

看到這突然冒出來的店鋪,路過的行人紛紛側目,大多是不屑。

這方世界,有神人摘星拿月,焚山煮海,但就算是這些大神通者,也不敢妄言通曉古今未來,更不敢擅自揣測天意。

須知,天道有反噬。

妄圖推衍天機者,必被天道所反噬。

一個年輕人,竟有如此大的口氣,真是大言不慚。

“小店開張,還諸位多多捧場!”

葉旭一襲青,容貌俊俏,一笑便有一種令人如沐春風之。

他拱手抱拳,神溫和。

隻不過,大多數行人都不以為然。

誰會相信一個臭未乾的年輕人有那種本事?

葉旭也不在意。

算命這種事,本來就是願者上鉤。

他背負雙手,走天機閣。

今天,是他穿越的第二天。

一穿越,便覺醒天機係統,建立天機閣。

顧名思義。

係統能測算天機,推演世間一切。

隻要進天機閣之中,那人的前世今生,過去種種,都瞞不過葉旭。

而且,在天機閣,葉旭屬於絕對無敵的存在。

但一走出天機閣,他就是一個弱。

在這座世界,修行者遍地走,此時的葉旭,就是一個最普通的凡人,沒有一法力。

“在沒有足夠強的實力前,我還是老老實實待著吧。”

葉旭心道。

他坐在太師椅上,隨手從書架出一本元界史書,津津有味的讀起來。

與他上一世讀過的小說差不多,元界史上神聖輩出,更有大帝補天,譜寫了可歌可泣的人道歷史。

“要是能忽悠一兩尊大帝,那我就不愁天機點數了。”

推演天機,需要天機點數。

天機點數則是用天才地寶,功法,靈丹法兌換。

但凡是一切被係統認定有價值的東西,都能轉化為天機點數。

葉旭也能用天機點數直接提升實力。

但他現在也隻能想想。

葉旭繼續瀏覽元界史書。

……

此刻,兩名子緩緩走玲瓏城。

其中一人是一位看上去三十上下的婦人,一

紫宮裝,長發高挽,氣質端莊,秀眉之間約藏著一焦躁。

另一人,則是一位二八年華的,白如雪,青如瀑,生著一張致的瓜子臉,眸子靈璀璨,熠熠生輝。

“師父,已經十多天了,我們還沒有一點關於九品金蓮的線索,怎麼辦纔好?”白葉仙兒蹙著秀氣的柳眉。

“九品金蓮乃是極品藥王,哪有那麼容易找到?”宮裝婦斥道,“仙兒,不論有多困難,我們都不能放棄。”

葉仙兒神一凜。

隻有尋到九品金蓮,師祖纔有救。

“咦?天機閣?”

葉仙兒目一,瞥見一旁的閣樓。

“曉未來通古今,批斷五行?口氣真不小!”

宮裝婦輕哼一聲,目中有幾分不屑。

玲瓏城在南荒大地上,就是滄海一粟,但寫下對聯的人,卻是口氣最大的人。

哪怕是聖人,都不敢妄議天機。

一個天機閣,何德何能?

葉仙兒凝視著天機閣,在的覺中,這一座閣樓的氣息十分古怪,彷彿蘊藏著一種極其玄妙的道理。

注視之中,居然有種頓悟之,氣息流轉,修為居然突破了!

“仙兒,你……你這是突破了?”

宮裝婦驚異的著弟子,“你剛纔是不是頓悟了?”

“對。”

葉仙兒點頭,奇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著看著,就頓悟了,然後就突破到了神泉境界。”

“師父,要不我們進去看一看?”

葉仙兒覺得,的突破和天機閣的關係很大。

“不要浪費時間……仙兒,你……”

宮裝婦正要阻止,但葉仙兒已經走天機閣。

閣樓之中,一位青年慵懶的躺在太師椅上麵,一手捧著元界史書,一手端著一杯茶,優哉遊哉。

在師徒二人踏天機閣的一瞬間,葉旭瞬間知。

兩資訊湧葉旭腦海之中。

姓名:齊紅綢。

實力:道宮六星(王侯)。

所屬勢力:南荒十大宗門之一,天心宗。

師尊:天心宗三長老祈青,目前重傷。

此行目的:尋找九品金蓮,救助祈青。

姓名:葉仙兒。

實力:神泉境初期。

所屬勢力:天心宗。

師尊:齊紅綢。

此行目的:尋找九品金蓮,救助祈青。

兩人的資訊,葉旭已是瞭然於心

不過,他沒有起,而是放下書,指著桌上的茶壺,溫和笑道:“齊姑娘,葉姑娘,相逢即是有緣,先喝一杯熱茶吧!”

“裝神弄鬼!”

宮裝婦輕哼一聲,但立即意識到不對。

他怎麼知道自己和仙兒的姓氏?

“你怎麼會認識我?”

齊紅綢心中一驚,將葉仙兒護在後,厲聲質問道。

自問自己雖是一位道宮六星王侯,但在南荒大地上,也不過是一個小角,還沒有到隨便一人就認識自己的地步。

除非,這人調查過自己。

“這裡是天機閣,隻要是我想知道的事,就沒有不知道的。”

葉旭緩緩起,負手而立,雙目深邃的看著齊紅綢。

“一派胡言!”

齊紅綢神清冷,當然不相信葉旭的說辭。

葉仙兒也十分激。

但是,與齊紅綢不同的是,葉仙兒更傾向於葉旭的說辭。

這天機閣,彷彿自一,其中,更是能深刻到剛剛那一種覺。

眼前的年,或許真是一位能推衍天機的世外高人。

“你究竟是誰?”

齊紅綢冷冷地盯著葉旭,暗中運轉法力。

為修行者,齊紅綢的仇人也不,保不齊麵前年就是有人派來對付的高手。

隻不過,有一點齊紅綢很奇怪。

葉旭上,沒有一法力的波。

就像是一個普通凡人。

但齊紅綢可沒有掉以輕心,一個凡人,怎會知曉自己的姓氏?

齊紅綢暗暗調法力。

但下一刻。

可怕的絕從心泛起。

不知何時,的法力竟然被錮了,無法調一力量。

了一個普通人。

“你究竟是誰?”

與剛剛的質問不同,齊紅綢的語氣中,充斥著音,帶著恐懼。

無聲無息之間,就能錮自己的法力,這份實力太恐怖了,即便是自己的師父也做不到。

難道,這是一尊天神?

齊紅綢驚恐的著葉旭,神慌無比,腦子飛快轉,思索著對策。

“放心吧,我對你們沒有惡意。”

葉旭笑了笑。

聽聞此言,齊紅綢總算是沒那麼恐懼。

麵前人看似是一個年,說不定是一個駐有的老怪,深不可測。

“你們既然踏了天機閣,便是緣分。”

“看在這份上,我可以告訴你們九品金蓮的下落。”老實實待著吧。”葉旭心道。他坐在太師椅上,隨手從書架出一本元界史書,津津有味的讀起來。與他上一世讀過的小說差不多,元界史上神聖輩出,更有大帝補天,譜寫了可歌可泣的人道歷史。“要是能忽悠一兩尊大帝,那我就不愁天機點數了。”推演天機,需要天機點數。天機點數則是用天才地寶,功法,靈丹法兌換。但凡是一切被係統認定有價值的東西,都能轉化為天機點數。葉旭也能用天機點數直接提升實力。但他現在也隻能想想。葉旭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