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受辱

,當眾下跪哀求。老太太卻說,隻要他能跪到明天這個時候,就把錢借給他。陳羽就這樣跪在這裡堅持著,引來的,沒有唐家人毫的同,隻有冷漠的嘲弄。時間流轉,過了正午,太越來越毒辣,陳羽疲憊的子已經虛弱不堪,可是他依然頂著一口氣堅持著。‘嘩啦……’別墅的屋門推開,陳羽帶著希冀的目抬頭,卻看到一名年輕子冷著臉,端著一盆泔水走了出來。唐芷敏,是唐家老太太最寵的一個孫。“真是一個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了吧?老太...”con36451”>

“喲,還跪著呢?”

“腰痠不酸?疼不疼啊?”

“你陳羽的命賤,你兒的命更賤,本不值五十萬,你還是快點滾吧!”

聽著刺耳的辱罵聲,抬頭看一眼炙熱刺眼的,已經跪了八個小時的陳羽雙發麻,卻依然牙關咬的堅持著。

一滴滴汗珠從陳羽的臉上滾落,滲他麵前的地麵上,形了一片汗漬。

三天前,陳羽才剛剛六歲的兒檢查出了黑肺病,此時正在醫院之中,需要高達五十萬的手費用。

而陳羽為唐家的上門婿,六年來毫無地位,苦苦哀求唐家借錢,卻屢次被拒絕。

今天,陳羽在唐家別墅的門前攔住了唐家老太太,當眾下跪哀求。

老太太卻說,隻要他能跪到明天這個時候,就把錢借給他。

陳羽就這樣跪在這裡堅持著,引來的,沒有唐家人毫的同,隻有冷漠的嘲弄。

時間流轉,過了正午,太越來越毒辣,陳羽疲憊的子已經虛弱不堪,可是他依然頂著一口氣堅持著。

‘嘩啦……’

別墅的屋門推開,陳羽帶著希冀的目抬頭,卻看到一名年輕子冷著臉,端著一盆泔水走了出來。

唐芷敏,是唐家老太太最寵的一個孫。

“真是一個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

“了吧?老太太讓我給你送點泔水!”

唐芷敏冷笑一下,把手裡的一盆泔水放在了陳羽的麵前。

“吃吧,老太太說了,隻要你都吃乾凈,就把錢借給你。”

唐芷敏居高臨下的看著陳羽,戲謔的說道。

“真的?”

陳羽聞著地麵那盆腥臭無比的泔水,胃裡一陣陣的湧酸水。

他抬起頭,有些眩暈的看著唐芷敏,又看了一眼別墅窗子後那些正麵帶冷笑,指指點點的唐家人,唐家老太太此刻也站在窗子口,冷漠的看著他。

下一刻,陳羽雙手抱起了泔水盆,竟然真的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這傢夥瘋了吧?他竟然真的吃了!”

“那裡麵還有後廚丟棄的垃圾呢!”

“果然是陳家的垃圾棄子,隻有吃垃圾的命,當年我們唐家瞎了眼,竟然找了這麼個廢當婿,還生下了一個賤種。”

“真惡心,嘔……”

唐家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陳羽大口大口的咽著那些泔水,有的已經控製不住嘔吐的覺。

“我……我吃完了,拿錢!”

陳羽強忍著腸胃的嚴重不適,將隻剩下了一些湯水的盆子放在了地上,對著唐芷敏出了手。

“傻!你惡心了!”

“你還不知道自己是個什麼東西麼?”

“你就是個沒用的廢啊!”

“你看看你跪在這裡吃泔水,除了讓我們唐家丟人,還能給我們唐家帶來什麼?”

“你覺得那個賤種兒的命哪裡值50萬的?有錢花在的上,還不如養條狗!”

唐芷敏沒想到陳羽竟然真的吃完那盆泔水,氣急之下,一陣怒罵,對著地上的泔水盆狠狠一腳。

‘啪嗒……’

泔水盆裡剩下的泔水全都撒在了陳羽上,將陳羽全上下都淋了個通。

陳羽抬起滿是泔水的臉,看著妻子的堂姐。

目眥裂!

可是,想到還沒有錢去醫院的兒,陳羽強住了心頭的火氣。

“,我吃完了,是您說的,吃完了,就把錢給我的!”

陳羽強忍著腹中的嘔吐,對著窗子口冷著臉的唐家老太太喊道。

‘啪嗒……’

老太太手推開了窗子:“我有答應你麼?”

陳羽愣住了,他指著唐芷敏:“可是說……”

“真是廢,說讓你死,你怎麼不去死?”

老太太冷哼一聲,眼中滿是冷漠。

陳羽意識到自己被唐芷敏耍了,歇斯底裡的對著老太太喊道:“,三年前西湖郊遊,當時遊船出事,您不慎落水中,是我把您從湖裡救出來的,就沖這個,您能不能把錢借給我?”

老太太神一肅。

數秒後,滿臉疑的開口:“當時,我求著你救我的?”

陳羽像是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都癱下去。

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了。

陳羽曾經對唐家傾心傾力,力所能及的對唐家做一切可以做的貢獻。

當初唐家眾人無一願意下水營救老太太,他縱然有寒疾,卻依然下水,將老太太救上岸。

如今卻換來這樣的結果!

如果不是為了妻子和兒,陳羽甚至想一死了之。

這一刻,陳羽心如死灰。

數秒後,陳羽的雙眼流下了兩行淚,再睜眼時,那雙漆黑的眸子中出了一決絕!

他費力的站起,踉踉蹌蹌的走出唐家別墅,背影落寞而孤寂。

六年前,陳羽本是京師陳家繼承人之一,年輕氣盛,風華無兩。

不曾想,被親哥哥下毒陷害,筋脈麻木,一實力盡毀不說,被陳家下放到了蘇杭,做了唐家的上門婿。

可憐唐家並不知道陳羽是陳家部權利傾軋後犧牲者,還以為攀上了京師陳家的高枝,把陳羽奉為上賓,並且把唐家最漂亮的姑娘唐芷汐嫁給了陳羽。

不曾想,這六年,唐家不但沒能從陳羽上得到一分錢好,反而到製,這讓唐家人怎能不恨上他這個陳家棄子?

又怎麼能不針對於他?

陳羽心神創,一邊心灰意冷的走著,一邊回憶著自己的過往。

“吱嘎……”

恍恍惚惚之間,一輛紅的法拉利超跑突然從前方拐了出來,狠狠的撞在了陳羽的上。

刺耳的剎車聲在陳羽的耳邊響起,,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不控製的飛了出去。

“一切,都結束了麼?”

陳羽此時並未到疼痛,或者說,上的疼痛本掩蓋不住他心靈上的疼痛了。

死對於陳羽來說,如同解。

‘呯……’

陳羽的被巨大的沖擊力撞飛到了墻上,然後沿著墻壁到地上。

鮮遮蔽眼簾,陳羽的雙眸中,看到一個年輕子驚慌失措的從跑車上下來,手忙腳的跑了過來,便無力支撐,合上了眼瞼。

鮮順著陳羽的額頭流下,滲到了他前的一塊青胎記之中。

‘嗖……’

芒一閃而逝。快點滾吧!”聽著刺耳的辱罵聲,抬頭看一眼炙熱刺眼的,已經跪了八個小時的陳羽雙發麻,卻依然牙關咬的堅持著。一滴滴汗珠從陳羽的臉上滾落,滲他麵前的地麵上,形了一片汗漬。三天前,陳羽才剛剛六歲的兒檢查出了黑肺病,此時正在醫院之中,需要高達五十萬的手費用。而陳羽為唐家的上門婿,六年來毫無地位,苦苦哀求唐家借錢,卻屢次被拒絕。今天,陳羽在唐家別墅的門前攔住了唐家老太太,當眾下跪哀求。老太太卻說,隻要他能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