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廢棄工廠慘死

哥居然還惦記著你!你說我怎麼能夠不恨?我不得你死!最好死得遠遠的!”顧媛媛說著,一把就抓起了蘇妙像是枯草一樣的頭發,長時間的奴役囚,使得蘇妙眼窩深陷,骨瘦如柴,渾無力,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你……你說什麼……靳封烈……”“不準你我烈哥哥的名字!”顧媛媛舉起手裡的匕首,一刀就劃在了蘇妙的臉上。三年不見,顧媛媛比以前更加的魅力,可當舉起匕首的時候,猙獰的像是地獄裡麵的惡鬼“啊——我的臉——”蘇妙...破敗不堪的廢棄工廠,裡麵時不時的傳來人的聲。

蘇妙拖著骨瘦如柴的子,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得了癌癥,時日不多了,就被死鬼丈夫扔了出來,沒想到一睜眼,就來了這裡?

是被人救了嗎?

正當想得出神的時候,咯吱一聲,工廠大門被推開。

外麵是淅淅瀝瀝的雨夜,一陣電閃雷鳴,蘇妙抬頭看去,看到了進來的人。

“賤人,都快要死了還要出來攔我的路!”

說話聲音尖利的人拿著一把匕首就朝著蘇妙沖了過來,走得近了,蘇妙纔看到了來人是誰!

顧媛媛!居然是顧媛媛!

臉上一喜,蘇妙急忙抓住了顧媛媛的手腕,欣喜若狂地問道。

“媛媛,你是來救我的嗎?你是來救我的對不對?”

狂喜之下的蘇妙完全忘了,剛才顧媛媛進門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賤人。

“救你的?你憑什麼能讓我救你?蘇妙,你都這副鬼樣子了,烈哥哥居然還惦記著你!你說我怎麼能夠不恨?我不得你死!最好死得遠遠的!”

顧媛媛說著,一把就抓起了蘇妙像是枯草一樣的頭發,長時間的奴役囚,使得蘇妙眼窩深陷,骨瘦如柴,渾無力,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你……你說什麼……靳封烈……”

“不準你我烈哥哥的名字!”顧媛媛舉起手裡的匕首,一刀就劃在了蘇妙的臉上。

三年不見,顧媛媛比以前更加的魅力,可當舉起匕首的時候,猙獰的像是地獄裡麵的惡鬼

“啊——我的臉——”

蘇妙捂著臉頰,躺在地上哀嚎,腥紅的從的指流出來,糊了滿臉。

“媛媛,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我以為你是來救我的……”

顧媛媛一臉的厭惡。

“救你?和你關繫好?要不是想拆散你和烈哥哥,我會對你好?蘇妙,你記得你的好閨吧?喜歡我哥,可是和你有關的賤人怎麼能夠配得上我哥?所以我找人把給強|暴了!”

蘇妙哭喊的作停了下來,怔怔地看著顧媛媛,過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是你……是你害死的!”

顧媛媛一臉的得意。“是我,是我煽你毀婚。是我蠱你繼父淩辱你,是我命令你親媽把你賣給了山裡的傻子,是我寫信偽造你過得很好,好讓烈哥哥放心。也是我,親手殺死了!”

“你!”蘇妙不可置信的看著,啊,那可是最疼自己的,死了,死了……“你還我的,你就是魔鬼,你就是魔鬼!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蘇妙說著,手腳並用的爬起,像個瘋子一樣沖向了顧媛媛。

手還沒到顧媛媛的角,冰冷的匕首就噗哧一聲,進了蘇妙的心臟。

“所有阻擋我和烈哥哥在一起的人都得死!蘇妙,你這麼蠢,活該死!下輩子投個豬胎吧,豬都比你聰明!”

冷哼一聲,顧媛媛拍了拍手,一臉的厭惡,麵前的蘇妙對於來說,就像是什麼惡心的垃圾一樣。

隻要蘇妙死了,烈哥哥跟著心死,一定會同意娶自己過門的。

想到這裡,顧媛媛出一個放心的笑容,抬腳走。

撲哧——

顧媛媛表一變,滿臉的痛苦,不可置信的低頭看去,一把匕首捅穿了的膛。

蘇妙站在後,手裡地握著匕首,渾發抖。

“顧媛媛,你害死了那麼多人,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下地獄吧!

——

重生暖婚:甜妻,寵了來攔我的路!”說話聲音尖利的人拿著一把匕首就朝著蘇妙沖了過來,走得近了,蘇妙纔看到了來人是誰!顧媛媛!居然是顧媛媛!臉上一喜,蘇妙急忙抓住了顧媛媛的手腕,欣喜若狂地問道。“媛媛,你是來救我的嗎?你是來救我的對不對?”狂喜之下的蘇妙完全忘了,剛才顧媛媛進門來的第一句話就是賤人。“救你的?你憑什麼能讓我救你?蘇妙,你都這副鬼樣子了,烈哥哥居然還惦記著你!你說我怎麼能夠不恨?我不得你死!最好死得遠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