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美女你有病】

!”楚雪顯然被眼前一幕嚇到了。“哦?竟然還有個人?”葉塵楓抬起迷茫的大眼睛掃在楚雪上。一對玲瓏玉足踩著新百倫nb的紅運功鞋,雪白低腰出邊緣,兩截白如羊脂玉的小泛著瑩瑩澤,曲線筆直修長,且富有彈,一條阿迪四葉草青灰的短的在大上,平添幾分惹火!視線上移,米黃的airjordan的運,完的勾勒出楚雪的絕佳段來,出頎長的天鵝頸來,領口大開,漾出大片的雪白來,領口芒四的冰劍玉墜更添彩!這是一個妖孽的姐,渾上...祁連山。

以奇麗壯觀的冰川地貌聞名神州大地,冰天雪地是它的主調。

然而山中深有一小村落,卻是呈現逆反的景象,奇葩異草遍佈,生意盎然,與外麵綿延雪山形鮮明對比。

來到小村落可不容易,小村落四麵環山,近乎封閉,唯一的道路開鑿在陡峭山壁間,端的是兇險萬分。

村頭,一條清澈的小河靜靜流淌。

河邊,幾個婦人洗嘮家常,幾個小孩嬉戲玩耍,一派閑適的景象。

忽然,大家都停止了手上的作,眼睛不眨的盯著村口的一道緩緩而來的影。

首先映眼簾的是未施黛的盛仙姿,看起來細潤如脂,白皙如雪,若膩。臉上的五更是出奇的致,泛著水的澤,最吸引人的,是那雙恍若黑寶石般的眸,千朝回盼,萬載流芳。不過人上自然地冒著一種人的冰冷氣質。

的材更是無可挑剔,白皙潤的香肩,高聳的雪峰發育得近乎完。的腰肢纖細,堪堪盈盈一握,修長纖細的一雙亭亭而立,盈盈一握的小蠻腰款擺扭,那高渾圓的玉因為彎腰的緣故而更加突起!清風吹拂,一頭烏黑順直的飄魅長發在空中飛舞,渾散發出極力的絕代風華!

淳樸的山村人幾時見到過這樣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雙雙澄澈的眼眸裏寫滿了驚奇與震撼。

“不好,葉塵楓那個小祖宗來了!”

“什麽?小祖宗來了?別洗了,跑吧!大家快跑!”

“小祖宗來了,嗚哇,嗚嗚……”

婦們驚慌失措,小孩直接嚇哭了……

異變橫生,剛剛來到村頭的楚雪徹底愣住!

到底發生了什麽?怎麽這些村民跟見了鬼似的逃跑?剛纔不是好好的嗎?

幾十秒的時間裏,楚雪視野裏空無一人。

“恩?”

忽然,楚雪秀眉微蹙,漂亮的水眸閃過一彩。

視線裏驀然出現一人,瘦瘦高高的姿,腳下踩著一雙布滿泥濘的人字拖,上穿著軍綠短,上是一件微微發黃的白汗衫,頭上頂著邊緣殘缺的草帽,看不清臉麵,整個一淳樸的山村小夥!

隻是楚雪覺得,這個小夥有些不一樣。

葉塵楓裏叼著一草,哼著小曲,來到河邊後,閃電般褪去短汗衫,僅僅穿著大衩噗通一聲跳進河裏。

“啊!”

楚雪顯然被眼前一幕嚇到了。

“哦?竟然還有個人?”葉塵楓抬起迷茫的大眼睛掃在楚雪上。

一對玲瓏玉足踩著新百倫nb的紅運功鞋,雪白低腰出邊緣,兩截白如羊脂玉的小泛著瑩瑩澤,曲線筆直修長,且富有彈,一條阿迪四葉草青灰的短的在大上,平添幾分惹火!

視線上移,米黃的airjordan的運,完的勾勒出楚雪的絕佳段來,出頎長的天鵝頸來,領口大開,漾出大片的雪白來,領口芒四的冰劍玉墜更添彩!

這是一個妖孽的姐,渾上下無不散發著東方古典子的氣質,又完的融合現代時尚運因素。

隨即葉塵楓砸吧砸吧道:“我勒個去,竟然這麽,跟個仙似的,嘖嘖,這,這小腰,這材可比村西頭的王寡婦可好多了,要是能夠……嘿嘿……我喜歡姐!”

聽著葉塵楓的品頭論足,楚雪差點當場炸。

山村孩子不應該是純真無邪的嗎?怎麽會有這樣的小流氓,將自己跟寡婦比較!

楚雪幹脆無視葉塵楓,將目收回,直直地朝村裏走去。

“喂,慢走!”忽然葉塵楓出聲住楚雪。

楚雪緩緩轉,語氣冰冷道:“有事?”

葉塵楓了一把臉,嘿嘿笑道:“你有病!”

驀地,場中氣氛一滯,楚雪眼眸倘若千年寒潭,目銳利直刺葉塵楓而來,就像是某位絕世高手施展出萬劍歸宗這樣的絕學,狹小的空間裏,葉塵楓早被萬劍刺穿。

好強大的氣場啊!

葉塵楓心中暗道,不過麵上卻是古井無波,笑道:“你真的有病啊!”

“你纔有病,你全家都有病!”

如果說眼睛能出子彈的話,葉塵楓早被打篩子了。

楚雪,江南市四大之一,江南市最年輕的ceo,楚氏集團總裁,曾經燕京大學校花等等諸多名號加於一,在和員工眼裏,從來就是神的高傲姿態出場,幾乎沒有緒波。

但是今天卻罕見的發火了,這要是讓其他人看到絕對會驚掉下。

忽見葉塵楓的低頭,不好意思的說道:“你眼不錯啊,連我得了帥癌都看出來了!”

“噗!”

“整個長生村的值就靠我一個人撐著,我好累!”

“嘔!”

“不要激,我隻想安靜的做一個男子!”葉塵楓眨眨眼眸。

楚雪真是要瘋了,怎麽會上一個這樣無恥的家夥!

言語流氓不說,更是口出狂言,說自己有病,更主要的是自到了臉皮子彈打不穿的程度!

“你長得這麽漂亮,不如做我老婆吧?你負責貌如花,我負責生孩養娃!”語不驚人死不休,葉塵楓又是幽幽來了一句。

“無恥,稚,庸俗,可笑至極!”

楚雪從牙裏出四個詞來,對於這種“天下第一自狂”最好的辦法就是遠離!

“喂,,你還沒答應我呢?”

“喂,當我老婆我給你治病!”

……

這次無論葉塵楓如何喊,楚雪再也沒有轉,頭也不回的往村子裏走去。

“真不錯,要是真做我老婆就好了!”葉塵楓出頭端詳著楚雪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按理來說,葉塵楓這種多年都出不去一次的山村年見到這樣的大絕對被震撼到,隻是葉塵楓的表現有些反常,彷彿對這樣的人司空見慣了似的。

楚雪氣呼呼的來到村裏,和管家福伯曆經千難萬阻,跋山涉水來到這裏。為的就是找到長生醫塚的醫主葉神醫去救治自己的爺爺。

更主要的是這位年輕的葉神醫跟自己有婚約,本楚雪十分芥婚約的,但是爺爺遭到刺殺,子彈傷到心髒,這位葉塵楓神醫出山也許能夠醫治,沒辦法之下隻好來請葉塵楓神醫。

想到自己要跟一個素不相識的人結婚,楚雪心裏就跟吃了蒼蠅一樣難,剛才又遇小流氓調戲,心裏更難了。

“小姐,我打聽到長生醫塚的位置了!”一聲響起。

隻見管家福伯激異常,遠遠的就衝著楚雪喊道。長生村的值就靠我一個人撐著,我好累!”“嘔!”“不要激,我隻想安靜的做一個男子!”葉塵楓眨眨眼眸。楚雪真是要瘋了,怎麽會上一個這樣無恥的家夥!言語流氓不說,更是口出狂言,說自己有病,更主要的是自到了臉皮子彈打不穿的程度!“你長得這麽漂亮,不如做我老婆吧?你負責貌如花,我負責生孩養娃!”語不驚人死不休,葉塵楓又是幽幽來了一句。“無恥,稚,庸俗,可笑至極!”楚雪從牙裏出四個詞來,對於這種“天下第一自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