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看著葉嫵:“夫人說了,讓你在這裡等著。”“是。”葉嫵冇有一怨懟,拿著的行李箱,乖巧地像是一個小學生。這一次來,就是來贖罪的。或者說,是來讓陸家人泄憤的。如今,才隻是一個開始呢。軀依然筆直,葉嫵的思緒,卻慢慢飄遠。陸驍。陸家當代掌門人,海城數一數二的大佬人。他在一個星期前,出了一場慘烈的車禍。車禍起因,是有人飆車且闖紅燈,生生將陸驍的車,撞下了護城河。肇事者當場就害怕逃離。警方旋即趕到,將陸驍救了出...“請幫我通報一聲。告訴陸夫人,我是來贖罪的。”

寒風簌簌。

葉嫵有些艱難地拖著的行李箱,平靜地站到了門房麵前。

正是冬日最冷的時候,隻穿了一件單薄的短袖,在寒風中,站的筆直。

零下的溫度,的手迅速涼了冰,把手放在行李箱的桿子上時,還會有刺骨的痛。

但葉嫵並不在意。

見門房冇有反應,重複了一遍:“請務必幫我通報一聲。”

的聲音在寒風中有些發,卻著一往無前的堅定。

幾分鐘前,的親生父親,把扔在了這裡,他說:

“記住了,如果不能取得陸家的原諒,你就不用回家了。”

所以,已經冇有退路。

進陸家,取得原諒,是自己選擇的路,也是唯一的路。

“贖罪?”門房仇恨地看了一眼葉嫵:“你把爺害的這麼慘,還有臉上陸家的門。”

葉嫵平靜地說道:“犯了錯,所以纔要彌補錯誤。請通報一聲。”

門房嘲諷地看了一眼,當著葉嫵的麵,打了一個電話進去。

打完電話,他冷冷地看著葉嫵:“夫人說了,讓你在這裡等著。”

“是。”葉嫵冇有一怨懟,拿著的行李箱,乖巧地像是一個小學生。

這一次來,就是來贖罪的。

或者說,是來讓陸家人泄憤的。

如今,才隻是一個開始呢。

軀依然筆直,葉嫵的思緒,卻慢慢飄遠。

陸驍。

陸家當代掌門人,海城數一數二的大佬人。

他在一個星期前,出了一場慘烈的車禍。

車禍起因,是有人飆車且闖紅燈,生生將陸驍的車,撞下了護城河。

肇事者當場就害怕逃離。

警方旋即趕到,將陸驍救了出來。

可陸驍的況嚴重,一直躺到第五天,才甦醒了過來。

那也僅僅是甦醒。

據醫生所說,陸驍下半的已經徹底癱瘓,這輩子,怕是都好不起來了。

陸家人自然雷霆震怒,肇事者以為跑的快,但如何能瞞得過神通廣大的陸家人,一番調查下來,嫌疑人鎖定在葉家。

據當天的攝像頭,下車逃逸的人,是一個年輕。

葉家,有兩個兒。

葉嫵和葉琳。

陸家人也懶得繼續深查,他們隻知道,他們的繼承人廢了,而碎了這塊玉石的人,竟然隻是一片瓦礫。

陸家人甚至都不想要肇事者坐牢,他們要那個人,生不如死。

這幾天,陸家全麵對葉家發了圍剿,現在的葉家,已經陷了破產的邊緣。

所以,纔有了今日,的到來。

天氣實在是冷,葉嫵站了一會,就有了些許發白。

但冇有辦法,隻能繼續忍。

來之前。

母親流著淚求:“小嫵,媽媽知道,這件事是小琳做的不對。可你知道的,從小就不好。你是姐姐,你得幫幫啊。”

妹妹哀求地:“姐姐,我以後再也不敢飆車了。你從小最疼我了,一次,就這一次好不好,你幫我頂罪吧?”

父親理智地給分析:“小嫵,陸家人本就冇有報警,或許,他們心地善良,本冇想對肇事者做什麼呢?你替妹妹認了罪,然後去陸家道個歉陪個不是,這件事也就結束了。”

想到這裡,葉嫵就有些想笑。

海城誰不知道,陸家之所以不報警,是因為覺得坐牢,太過便宜了肇事者。

他們要的,更多更多。

葉嫵定定地看著陸家的門,知道,這一次來,肯定討不著好。

但,必須要來。

為的不是彆的。

而是那個,本該是翱翔九天的天之驕子,陸驍。

陸驍啊。

他生來就該是雄鷹,卻生生因為他人的錯,被折斷翅膀,墜凡塵。

葉嫵想起那個驚鴻一瞥過的清冷男子,不由咬了咬牙。

葉琳犯的錯,來贖。

今天,一定要見到陸驍。

寒風中,葉嫵有一次走到門房麵前。

緩緩說道:“你好,請你再進去通報一聲。你告訴陸夫人,有時候,仇恨的的力量,比的力量更厚重。陸先生現在不願振,但他若是看到了我這個始作俑者,他對我的憤怒,或許,反而能讓他鼓起勇氣繼續生活呢?”

門房一開始對葉嫵的態度是不屑的。

但聽葉嫵這麼說,他神猶豫了一下,覺得有些道理。

於是,他又打了一個電話進去。

幾分鐘後,門房冷冷地看著葉嫵:“你進去吧。”

“謝謝。”葉嫵道了一聲謝,拖著的行李箱進了門。

一路上,陸家的傭人紛紛冷然地看著葉嫵。哪怕的行李箱看起來十分沉重,也冇有人想過要搭一把手,時不時還有人用冰冷的目刺著。

葉嫵十分平靜。

來之前就知道。

陸家對來說,舉世皆敵。

冇有人會喜歡這個害的陸驍癱瘓的罪魁禍首。

但那又怎麼樣。

得來贖罪。

得看著陸驍重新振作起來。

要他,變回那個驕傲的陸家爺。

終於,葉嫵拖著重重地行李箱,進了大廳,站到了陸夫人麵前。到了我這個始作俑者,他對我的憤怒,或許,反而能讓他鼓起勇氣繼續生活呢?”門房一開始對葉嫵的態度是不屑的。但聽葉嫵這麼說,他神猶豫了一下,覺得有些道理。於是,他又打了一個電話進去。幾分鐘後,門房冷冷地看著葉嫵:“你進去吧。”“謝謝。”葉嫵道了一聲謝,拖著的行李箱進了門。一路上,陸家的傭人紛紛冷然地看著葉嫵。哪怕的行李箱看起來十分沉重,也冇有人想過要搭一把手,時不時還有人用冰冷的目刺著。葉嫵十分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