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定北王府小霸王

也少不了拿她們二人比較。隻不過,葉慕琬是在太後娘娘膝下長大的,還同皇上和端王一同在禦書房讀書,倒是沒有什麽人敢當著她的麵說她的閑話。可趙韻每次見到葉慕琬,都是橫眉冷對的,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樣。葉慕琬從不將她放在眼裏,隻當她是個跳梁小醜罷了。“郡主,您不是不喜歡趙二小姐嗎?怎麽還會答應她的邀約去賞花?”知安有些擔憂,明擺著這位趙二小姐就沒安好心,怎的郡主就這麽答應了?她倒是不怕自家郡主吃虧,隻是怕在賞...禦書房外的梅花開得燦爛,葉慕琬的心思不知什麽時候早已飛到了桃花枝頭上。

“郡主。”

太傅帶著一絲慍怒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身旁的趙承景也不禁“噗嗤”笑出了聲。

葉慕琬扭過頭用力地瞪了趙承景一眼,旋即老老實實地開始低頭臨摹起書桌上的字帖。

待到太傅從她的身旁離開之後,葉慕琬這才長籲一口氣,揉了揉痠疼的手腕,撅著小嘴求助似的看向趙承昱。

感受到身後的目光,趙承昱無奈地笑著搖搖頭,抬眼看了看太傅,趁著他不注意,將他和葉慕琬的字帖調換了過來。

“陛下!”

聽見身後紙張的響動,太傅猛地轉過頭,正好將兩人的小動作盡收眼底。

隨後沉著臉走到了趙承昱的身邊,伸手將他桌上的字帖和葉慕琬的字帖調換了過來,又將趙承昱的字帖收了起來。

看著葉慕琬往外吐舌頭的模樣,太傅重重地歎了口氣:“孺子不可教也!”

葉慕琬卻不以為然,想著反正她又不用考科舉,又何必要這麽刻苦?

“永平!”趙承景趁著太傅不注意,將手中的紙團扔到了她的桌上,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一看紙條的內容。

她看趙承景如此神秘的模樣,還以為有什麽好玩兒的事情,沒想到紙上畫著一隻極大的烏龜,旁邊還寫著她的名字。

氣得葉慕琬捏緊了拳頭朝著他揚了揚,咬牙切齒的模樣逗得趙承景悶聲大笑。

禦書房裏就他們三人,太傅早已對他們兩人之間吵鬧的氛圍視而不見,隻盯著趙承昱一人,不許他同他們一起胡鬧。

“下學吧。”

一聽太傅說下學,尾音還未落下,葉慕琬和趙承景立即歡呼雀躍著從位置上跳了起來。

趙承昱不慌不忙地收拾好了桌上的東西,纔跟在葉慕琬的身後離開了禦書房。

“陛下,太後娘娘喚您和郡主去她宮中一趟。”太監見到趙承昱的身影,匆忙上前叫住了他。

葉慕琬聞言,立馬給身邊的貼身丫鬟使了個眼色,兩人躡手躡腳地準備悄然溜走。

還沒等她邁出步子,趙承昱的餘光瞥見了她的小動作,大步走上前,高大的身影攔住了她的去路。

“別想著跑。”

聽著趙承昱的話,葉慕琬的臉色瞬間耷拉下來,敢怒不敢言地跟在他的身後,往太後住著的壽安宮慢步走去。

太後雖說很寵著她,但是每次一見她,總會說些姑孃家,得端莊矜持之類的話,聽得她頗有些頭疼。

一進壽安宮的大殿,入眼便見太後端坐在鳳椅上,唇畔的弧度剛好,眼眸中的凜冽卻掩蓋不住,讓葉慕琬不禁往後縮了縮,以為是太傅來壽安宮告了狀。

“琬琬,過來。”太後笑著朝她招了招手。

葉慕琬本想躲在趙承昱的身後,現在卻不得不硬著頭皮走上前,也不曉得太傅說了些什麽,心裏有些發怵。

看她憋悶的模樣,趙承昱忍不住抿唇輕笑,無奈地搖了搖頭。的小廝將自己精心挑選的生辰禮物呈了上來。“我讓造辦處給你打的一套頭麵,你看看喜不喜歡?”趙承景獻寶似的將盒子開啟,一套清脆欲滴的點翠頭麵靜靜地擺在裏麵,在外頭的日照耀下,波光流動,極其好看。這一套頭麵令佟毓看得張大了嘴,恨不得上前親自撫摸幾下。果然宮裏的造辦處做的東西就是比宮外的精緻,雖說外頭的巧心思多,但宮裏的手藝,就是有再多的巧思都補不了的。可葉慕琬隻是看了一眼,對著趙承景展露了個笑容。“我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