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豫安侯府

被那副題了“琬琬”二字的畫像勾了神去。顧錦不遠處的茶座,抬眸看著那四人說笑的模樣,還有趙承景看向葉慕琬時眼神中的光,好生羨慕。雖說她是顧家的人,可她的父親不過是個庶出的,又常年不在京中。這次如若不是大夫人好心,她連定北王府的門都進不了。“去同永平郡主道聲賀吧。”大夫人錢氏和藹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顧錦慌忙擺手:“我同郡主隻有一麵之緣,貿然上去,怕是不好。”見她如此慌亂,錢氏微不可見地蹙起雙眉,又很快...因前朝大長公主最受皇帝喜愛,所以她的府邸也是西城占地最廣的。

由此也可見,皇室對定北王的重視程度。

門口的小廝一見葉慕琬的馬車靠近,便快步上前牽住了韁繩,笑著喚道:“郡主。”

馬車內正昏昏欲睡的葉慕琬,聽到這聲才緩緩清醒過來。

“郡主,披上氅衣吧,外邊兒有點冷。”

知安將氅衣披到葉慕琬身上,掀開簾子踩著馬凳下了馬車,伸手將她攙扶了下來。

葉慕琬原本還未從睡意中清醒過來,被風一吹,立時一個激靈,瞌睡立馬醒了。

“郡主,上轎吧。”

老媽子們抬著轎子從側門迎了出來,恭敬地掀起門簾,等著葉慕琬上轎。

可葉慕琬擺擺手,不耐煩地穿過了一群老媽子,自顧自地走進了王府內。

“郡主,還是坐轎子吧,這麽冷的天兒,您要是凍著了,遭罪的還是您自己個兒啊。”

知安小跑著跟上葉慕琬,想要勸她乘小轎,可她怎麽都聽不進去。

“我想走一走,馬車顛得我頭疼。”

見葉慕琬執意不願乘小轎,知安也隻得作罷,陪在她的身邊,慢慢地朝著她的院子走去。

葉慕琬的院子靠著湖,因著定北王府就她和定北王兩個主子,定北王便讓人兩個院子的牆,打通了給葉慕琬留了個極大的兩進小院子。

她的嘉樂院雖大,但人手卻少,除了兩個貼身的大丫鬟,再加上四個能進內室的丫鬟,其餘四五個全是灑掃丫頭和粗使婆子。

“郡主,趕緊進屋暖和暖和。”

走了這一路,葉慕琬的額上都滲出了點點汗珠,可知念仍舊有些不太放心,趕忙掀開簾子將她迎了進去。

一進屋,葉慕琬伸手就想將罩衣脫下,知安趕忙上前製止住。

“您纔出了汗,等您緩和了些,再把罩衣脫了不遲,不然一冷一熱的,容易受寒。”

葉慕琬拗不過她,隻得擦了擦額上的汗珠,盤腿坐在羅漢床上,微微喘著氣。

知念湊到她的身邊,坐在一旁的小圓凳上,輕輕地給她扇著風。

“郡主,今兒豫安侯府二小姐給您下了個帖子,說是邀您去賞花。”

“賞花?”葉慕琬冷哼一聲。

豫安侯府那個二小姐向來同她不和,怎麽破天荒地給她下了個帖子賞花?

隨便想一想,都知道她不安好心。

見葉慕琬的臉色不虞,知念繼續道:“奴婢知道您向來就不喜歡她,就拒了。”

葉慕琬闔上雙眼,唇畔緩緩地露出一個笑:“你派人去豫安侯府說一聲,帖子我接了,我一定會準時到的。”

知安看著葉慕琬唇畔那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眉心一跳,總覺得侯府那個二小姐一定會後悔給她家郡主遞了帖子。

“是。”知念將手裏的團扇放回到茶幾上,快步走出了院子,對著院外的小廝耳語幾句,將手裏一吊錢放到了他手裏。

小廝也不敢耽擱,飛快地朝著門外跑了去。

說起豫安侯府,倒是和定北王府頗有淵源,兩家都是武將世家,隻不過豫安侯府到了這一代,沒有什麽能擔大任的人。“她說她很喜歡。”從趙承景的目光中逃離後,顧錦這才深吸了幾口氣,努力平複著自己狂跳的心髒。除了這些,不管錢氏再問些什麽,她隻一概說不清楚。見她什麽都不願意說,錢氏也不好再問下去,隻得作罷。“錢氏帶著顧錦來的?”佟毓往顧錦的方向看了看,並未看到顧家二房的那位夫人。可往日裏,顧家大房不是不太待見二房的這些人嗎?“顧家大房二房還沒分家,帖子遞過去,若是大房應允,二房那邊才能收到訊息。”葉慕琬對這些不感興...